最新网址:www.101du.net

官兵开道,皇帝朱翊钧走在人群正中央,身后是他的臣子们。

许多京师的屁民百姓们,在这一天见到了他们的天子,目睹到了君父的龙颜。

百姓们纷纷心想道:“原来皇帝只是一个个子不怎么高,还有些微胖的普通年轻人啊,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是啊,天子只是一个普通人,正是这样的一个普通人,却坐在了大明天子的宝座之上。

从皇宫到天坛大约十里地,十里地并不算远,然而对那些久不劳作,出门乘轿的大臣们来说,可就要老命了。

这一路走来,朱翊钧也累得够呛。

在一番复杂至极的祭祀仪式过后,不想下罪己诏的朱翊钧,还是在天坛对他的臣子们说道:

“天时亢旱,虽由朕不德,亦也因天下有司贪赃枉法,剥害小民,不肯爱养百姓,以致上干天和。今后,还望各部慎加选用。”

朱翊钧最终还是向他的臣子们‘认错’了,但这一次,他不但没有像上一次‘罪己’时那样下诏,更是将责任更多的甩到了贪赃枉法的臣子们身上。

朱翊钧再一次觉得自己又有‘进步’了,虽然他还是妥协了。

……

祭祀仪式结束,该起驾回宫了,回銮的龙撵早就已经备好,就等皇帝陛下上车。

然而,这一次朱翊钧却是仍旧不肯乘龙辇回宫,他表示要与百官们一同步行回宫。

大臣们是心里有苦也说不出,更不敢说出……

回京路上。

申时行身为内阁首辅,自然是跟在皇帝身后的第一个人。

五月的京师已经进入夏季,一路走来,人人皆是汗流浃背,申时行也是如此,但他却连脸上的汗水都不敢去擦,只任由它滴下。

在申时行的身后,是内阁次辅许国,以及去年年底刚入内阁的王锡爵,王家屏。

至于余有丁,他已于去年十二月,去世了。

这一路,是安静沉闷的,没有人敢聊天,毕竟皇帝陛下就在前头。

不知是不是太热有些中暑了,申时行看着皇帝朱翊钧的背影,竟然有些恍惚起来。

皇帝已经长大了,可不知为何,眼前的背影居然给他一种,皇帝好像还是一個十岁小孩儿的错觉。

恍恍惚惚间,他回想起了多年前,与‘某人’的一次交谈。

“叔大,你方才似乎不该那样训斥皇上吧?他是皇上,你得给他留些面子。”

“正是因为他是皇上,我才要那样训斥他!他是天子,他肩上担着的是一整个大明朝!若他总是这般小孩儿心性,倘若哪天我不在了,他可怎么扛得住这大明江山啊!”

“可是……”

“没有那么多可是!汝默,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有预感,我的时日恐怕不多了,现在国家正在改制阶段,皇上又还这般年轻,我怕……”

“休要胡说!你还不到六十!徐阶都还好好的活着呢,你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做什么!”

“唉……但愿吧……但愿我还能再帮皇上多扛几年……等他长大些……我也就可以放心的去了……”

这一路,申时行都有些恍惚,今年他已经五十岁了,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了大半,原本还能拿出来吹嘘的俊俏容颜,如今也已添上了一道不是特别明显,却也肉眼可见的疤痕。

原本还能用容貌来调笑王锡爵的他,现在只能被王锡爵反过来调笑了。

这十里路并不远,可却走得相当艰难,到大明门时,许多人都已经气喘吁吁。

皇帝朱翊钧先行进宫了,按照规矩,他还要去奉先殿中向列祖列宗们进行汇报,汇报完后,他还要去慈宁宫参见他的生母慈圣皇太后李氏。

皇帝都走了,百官们也终于可以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可就在队伍解散的前不久,一名兵部主事因为耐不住炎热,也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把扇子给自己扇起了风。

他的这一举动,被某个‘热心’御史发现了,旋即上疏皇帝陛下。而这位扇凉的兵部主事,也因此事被罚俸了半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沸腾文学网【101du.net】第一时间更新《大明:开局被抄家,反手烧祠堂》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缔婚

法采

假惺惺

刘水水

怀娇

白糖三两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