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101du.net

天才一秒记住【沸腾文学网】地址:101du.net

夏夕回到花圃的时候,周三已经给男人换好新的纱布了,最后一卷。她走到床边,先看了男人一眼,对方双眼紧闭,毫无知觉。

“又渗血了?”

夏夕垂头见到了篓子里的鲜红色,还混合着黄色的粘液组织。

“感染貌似更严重了。”周三目露忧色。

夏夕十指摩挲着,在房间里踱着步,若有所思,很快她走到床边:“我去一趟镇上,想办法换点好些的抗生素。”

周三裹好新纱布,拉着薄毯搭在男人腰际,站起身,“要不我去吧。”

“政府你有熟人?”夏夕仰头问他。

周三一愣,这个问题把他问住了,他哪来的什么熟人,倒是夏夕经常送花到镇长那里,想必跟镇长有一些交情。

“好。那麻烦你了。”

夏夕甩了甩手,声音低低的,“没事。反正我也要去送花。”

她作势掀开帘子,又被身后的人喊住。

“夏夕。”

“唔?”夏夕回头。

周三眼里的光忽明忽暗,如同在酝酿一些难以出口的话,“其实,你和镇长……是什么关系?”

夏夕转过身,垂眸一笑:“边镇长喜欢我的花,不是喜欢我的人。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周三勾了勾唇角,眼里的光亮更甚,但他什么话也没说。

夏夕骑车去镇上,两个小时就回来了,带来了好几种消炎药,有口服、外用和点滴用药,甚至还带回来一个输液架,放在床头后边。

既然有输液就得时刻有人看着,夏夕跟周三商量,让他搬过来住。

周三正在拨弄输液管,背着她答应:“好。我等会去把东西拿过来。”

趁着阳光好,夏夕把房间重新打扫了一下,将不要的东西全丢到后院去了。

夏夕没想到,上午刚换的药,下午就起了作用,而且是在周三回去收拾行李的时候。

因为房间很闷热,夏夕会在下午温度最高的时候,给男人擦脸和手,这会夏夕也坐在了床边,因为受伤和没吃东西,男人似乎瘦了一些,五官更加分明。

水声稀稀拉拉,是拧毛巾的声音,男人耳朵动了动,下一秒毛巾碰到他的眼皮时,他醒了,醒来的第一句话便充满警惕——

“你是谁?你想要什么?”

“你终于醒了。”夏夕拧干毛巾,凑过去,以一种熟悉亲呢的姿态说,“另外,是我救了你,应该我来问你,你是谁。”

男人闻到了刺鼻的消毒水味,环顾一圈房间,脸上是迷茫又古怪的神情。

“我、你救了我……”

他试图坐起来,却疼得嘴都咧了起来:“我、我被打劫了。”

夏夕忙过去扶着他,把枕头塞到他的背后,让他坐着舒服一些,“你三更半夜躺在我花圃里,昏迷了,又全身是血,把我吓了一大跳。但我们现在没办法送你去镇医院,因为医院只有两个医生,看个病,不知道要排多久队,我……哦不,隔壁邻居看情况危急,直接帮你缝合了伤口。”

男人垂头看自己的大腿,干燥的唇嗫嚅了两下,“谢谢”,夏夕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他,男人接过水,一口喝光,“谢谢,如果不是你收留我,我就——”

“举手之劳。”夏夕歪着头,轻声一笑,“你看看需要我帮你联系谁吗?”

“联系谁?”

男人仰起头,记忆似乎渐渐恢复,而后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我没什么人可以联系。”

不待对方问原因,他又问,“我昏迷了多久?这里是哪里?”

夏夕转身走到桌上拿药,又倒了一杯水:“这是冷海镇,今天是你昏迷的第五天。”她把药和水递给对方:“吃了吧,消炎的。”

男人接过药和水,一口气咽了。

夏夕坐回床边,把放水盆的凳子移开了一些,“你叫什么名字?听口音不是这边的人,怎么会来到这里?”

男人把输液管拉直,搭在小腹,淡淡地开口:“我叫陆大昌,在华中省红城开了一家小公司,你也知道,如今世道艰难,生意不好做,再小的订单我也要亲自跑。前段时间我来西南省谈笔小单,谈完后刚准备回去,路上遇到劫匪,我一路逃,逃到这里。”

夏夕越听越惊心,“难不成你去的是鹤市?”

陆大昌瞪大眼,“你怎么知道?”

鹤市也是边境线上的接壤城市,最知名的便是——

“啊哟,那里简直是贼窝,好多东南亚的人偷渡过去,贼人比警察还多,生人勿近。等等!你去边境做生意?该不会是……”夏夕的身体不自觉地后仰。

陆大昌摇着头,“不是不是,你还以为我贩毒的啊,我是做正经生意的。你翻我西装,有合同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最强特种兵之狼牙》《重回年代:从国营饭店开始》《成神风暴》《全民创世:我打造怪谈世界》《我在春秋不当王

《种花小姐》转载请注明来源:沸腾文学网101du.net,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完全控制

天望

野性难驯

笼中月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只要你

九兜星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缔婚

法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