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101du.net

《死对头是我指腹为婚的郎君》转载请注明来源:沸腾文学网101du.net

次日。

江洛川没想到自己命,居然会这么好,有一天有人会主动说要送钱给他。

“怎么样,刚才我说的那个数?”余杰毅抿了一口茶,微睁起一只眼睛来。

江洛川瞥视他,当然是好啦,这么大的一笔钱,只要他点头了,就全都是他的了,这能不好嘛。

余杰毅:“只要你现在离开璃儿,我立马就把钱给你,你无需说话,只要你点头就行。”

可他余光一直往身后瞄去,江洛川怎么会注意到不到呢,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触碰热乎的茶杯。

“您出的这个价,是个人都能接受啊,不过……”他也抿了一口茶,“再往上面加点,或许我立马闪离。”

余杰毅一副就知道你是冲着钱来的双眸睁了起来。

“你……嗬,”他冷笑。

他余光注意走进来的叶梦璃,他立马放下茶杯,把江洛川打算把她卖掉的事,告诉了她。

“璃儿你也刚才听到了,这个人啊!啧啧啧,你看多么的靠不住啊!你要是跟了这样的人,日后他指定是卖媳妇,乖,咱们跟他一刀两断。”

“然后把他扔出去,扔去哪呢?唔……扔去乱葬岗,你觉得怎么样?”

余杰毅一脸认真地对叶梦璃说。

叶梦璃知道,只要自己一点头,他三舅舅就会把江洛川扛起,扔去了乱葬岗那里呢。

她凝视着他,“舅舅,这话题还不是你起的头,”她在外边可是有听到哦。

“我吗?”不能让她知道这件事是自己做的,余杰毅装傻起,最后,敌不过她早已看穿的眼神。

他说:“是我说的,不过……”他猛地侧着身。

“你看,刚才我就是稍微的提了一下嘴,他就愿意跟我谈,要是你刚才没来,说不定,都已经谈好价格了。”

“可是,不是舅舅你一直往上面加价,他才继续往下说的吗,再说了,要是我不出现,你岂不是继续往上面加。”

都被看穿了,余杰毅低着头说:“舅舅就是想让你知道,他这个人是怎么样的嘛。”

“他这个人?”叶梦璃瞅着淡定喝茶的江洛川,“还不错啊。”

“还不错?”听起来他外甥女似乎对他没啥呢,余杰毅脸上微微笑意起。

“是吧,我就说了,这个人只是不错,还没有达到最好的是吧!”

他双手叉着腰,仰起头,对着空中一阵狂笑。

“舅舅知道知道有个更好的,那个人啊,你也认识,若是你两成了亲,一定会幸福美满的!哈哈哈哈……啊呦,咔,鸟屎拉我嘴里了!”

叶梦璃瞧着从自己身边略过,到一旁漱口的舅舅,她来到江洛川的身旁。

“我舅舅没有恶意,不要往心里面去啊。”

江洛川身子微微凑近了她,“感觉你的这些舅舅们,好像都不是很同意,你有这么一桩婚约啊。”

叶梦璃哪会不知道他们想的,“他们希望我能跟着那个人。”

“那个人?”江洛川目光飘了过去,“那个人,是哪个人啊?”

“哎哎哎!你这小子!”余杰毅漱口好几次了,看到江洛川的肩膀挨着他的外甥女,飞箭地走到两人中间。

把他们给隔开了。

“男女授受不亲!你小子,给我注意点啊!虽然说有婚约,但是,我告诉你,这婚约,我是不认可的啊!”

“我家璃儿,怎么会嫁给你这么一个……毫无用处的人呢,迟枫就很不错。”

“楚迟枫,”叶梦璃嗤之以鼻。

江洛川问道:“他是谁啊?”

“你看看,你看看啊!”余杰毅在他话音刚落时,瞬间就把话给接了起来。

“连他都不知道是谁,他日后怎么能帮得了你啊!当今太子都不知道,你这个土包。”

“舅舅你直呼他的大名,当心你的人头不保啊!”

被叶梦璃这么一提醒,刚才有所嚣张的余杰毅,嗓门刹那缩小了好几倍。

“对了,璃儿啊,太子叫我拿一样东西给你,你瞧瞧,你可喜欢不?”余杰毅把袖子中的木盒给拿了出来。

叶梦璃但看着外边,就知道里面的是一只簪子了。

余杰毅:“铛铛铛……”

余杰毅把盒子打开,果然不出叶梦璃所料,不抱有期待,就不会有所失望。

“怎么?这个簪子你不喜欢啊?太子可是为你挑了很久呢!”

叶梦璃随意地拿起,“就这?叫他不要白费力气,又或者,他挑了这么久,就让他自己戴着吧!”

余杰毅还想要继续劝说道:“太子送的东西个个都是价值连城的啊!你这个傻孩子,你瞧瞧,簪子上的珠子。”

叶梦璃随意地敷衍几句,“舅舅,你目光什么时候这么短浅的了?就是一只破簪子,这就收买了你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辉煌岁月》《2006:重塑人生》《女侠且慢》《老鼠嫌弃家里穷,从古代盗来金条》《黑科技帝国从负债十亿开始

竹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沸腾文学网101du.net),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只要你

九兜星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