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101du.net

《韶龄赋》转载请注明来源:沸腾文学网101du.net

乔以龄一双琉璃似的眼睛注视着他。

他密切关注着她的神情,缓缓道:“是关于那个容景的事。”

见乔以龄目光微微一闪,李九韶的手不由攥紧了,低声道:“以龄,你不要乱想,你对我说过的事,每一件我都记在心里。我既然答应了你保全容景,我就会尽力去做到。

“可是……刚刚有一刻,我真的很想杀了他。

“难道就因为受命于胡纲,就没有了自己的意志和良知?为虎作伥残害忠良,与行尸走肉有何异!

“可是我觉得,你如果想保下他,一定有你的理由,我想听听你的见地。”

他在她面前直抒胸臆,徐徐说了容景以酷刑虐杀张翼之事。

乔以龄望进他乌黑深沉的瞳仁,心潮起伏。

关于方才一直困扰她的事,他这么快就主动来向她解释了。

他的语气波澜不惊,但乔以龄能从他额上青筋看出,他在极力克制着愤怒。

乔以龄却觉得方才盘桓在心头的阴翳忽然散去了:即便此时怒火攻心,他仍然在意她的想法。

而自两人定情后,和他共度的每一日,她都觉得心头欢喜。

眼下,她只要他爱她,在意她就够了。

……以后的路还那么长,何必想那么多呢?

她含笑看着他,身子轻轻前倾。

李九韶便觉得眼皮上忽地微微清凉——她亲吻了他的眼睛。

“……好喜欢你。”

她在他耳边的呢喃很轻,却瞬间令他热血沸腾。

他几乎克制不住地躁动了一下,又蓦地按捺住自己,听着她柔软的声音轻轻响起。

“你知道,在雍阳成为梅瑾辞的这六年,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我曾于黎都翠屏山凌云台上俯瞰京城全貌,目之所及皆是黎都的花团锦簇,富贵繁华。那时的我目无下尘,浑然不见人间疾苦,最大的烦恼只怕是日常衣衫裙裳又穿腻了,钗簪环珮又需添置了……

“而从我自黎都来到雍阳,失掉了定远侯府的庇护,我却有种混沌初启,大梦方醒之感。

“在这里……我见过因盛州大旱而流离失所的难民,不得已卖儿鬻女时哭得痛彻肺腑;见过太平盛世下的疮痍满目,知道这世间不只是钟鸣鼎食的高门,更多的是于泥涂中苦苦求生的天下万姓。

“他们有太多苦楚无奈和身不由己,大多时候,命运被他人掌控,像徐锦娘,像容景。

“容景此人,我听徐锦娘说过。他本也是出身世家的武将子弟,家中因一朝获罪而遭灭族,而胡纲救下了他和他的妹妹,从此胡纲以其妹为要挟,将他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胡纲是首恶。而至于容景的罪过有多大,我不能置喙,你……也不能凭借个人好恶来定论,总得待有司秉公判断。他既然自首在先,那么在举发胡纲罪行上,他应当是有功的,是不是?对于他这样有苦衷的人,可不可以给他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

李九韶定神看着乔以龄娓娓道来,一时竟觉得她全身笼罩了珠玉般的光泽。

既温润,又耀目。美得惊人。

他沉默了一下,点点头一笑:“先让苏慕自己去判断吧。”

她轻轻道:“……还有一句话,我想告诉你。”

她注视着他,微笑:“看着再无原诏滋扰而日渐恢复生机的思靖城,我告诉自己,这里也有我所爱之人浴血沙场的付出,我为此而骄傲。”

李九韶进了思靖府衙,无意中看见袁莼正站在树下和吴铭说话,见李九韶正好过来,袁莼便向他招手,问道:“我听说那个姓梅的商户当时在朝安十一州战时主动援助了军需物资?”

李九韶见他忽然问及乔以龄,一时不知是什么事,便小心措辞:“是。她为国乐输在前,又辞谢封赏在后,此举实属义举。”

袁莼点点头:“他的华容绣坊还入了宫中遴选,对思靖也是利好。我觉得他很不错,脑子机灵,人看着又诚实可靠,不如就让他代理思靖公库。”

李九韶一怔,道:“袁大人,不如问问她本人的意见。”

袁莼看了他一眼,笑道:“我自然会问他本人。你怎么看着这么紧张?这事和你又没关系。”

李九韶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只得一笑。

乔以龄却被传召得极快,当天下午就进了思靖府衙,在袁莼办事见人的签押房外立等。

她不知是什么事,心情有些忐忑,面上尽力平静着,不多时便见吴铭自签押房中出来,笑眯眯朝她招招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林琢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沸腾文学网101du.net),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相关阅读More+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偏要勉强

迟小椰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