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101du.net

《农门渔妻种田忙》转载请注明来源:沸腾文学网www.101du.net

柳志远暖,:「原二娘仅救性命,身旁守,呵,真怜惜啊。」

慢慢侧陈冰睡梦容颜,却牵扯伤口。伤口虽经陈冰处理,毕竟剧毒伤,伤口仍疼痛,柳志远内力深厚,疼痛,低低呼

柳志远呼痛声虽极轻,陈冰原本睡浅,加柳志远,闻其呼声,立马便被惊醒。..

双眼,见柳志远竟极喜,猛,欢喜:「太,太真怕解毒,太!」陈冰喜极泣,「哇」声哭

柳志远疼陈冰虚,便低声安慰:「皮厚肉糙,睡。倒,辛苦夜,歇息,,脸哭花。」罢,抬衣袖替陈冰擦拭番。

陈冰脸微红,芥蒂,今并候,忙问柳志远:「知今身感觉何??」

柳志远摇摇头,:「并未觉妥,伤口,疼,似场,身虚,别。」

陈冰忙掀衣袖,仔细揭伤口包扎绷带,见伤口处原本脓疮已,周遭乌黑淤血已经化,颜色变淡。陈冰欣喜,早已调配药膏重新给柳志远涂包扎妥:「太,知伤口。」

柳志远内功精强,尸毒被拔除伤口恢复速,便比寻常

柳志远口股淡淡腥味,便问陈冰:「二娘,昨药?怪怪?」

陈冰干笑:「呵呵,寻常草药,昨忠义月柳园内寻。至怪嘛,许毒,嘴关系罢,便粥,口怪味啦,别乱啦。」告诉蛤蟆蜈蚣罢。

柳志远,便:「,二娘弄药定良药。良药苦口,怪味饥饿,忠义……」

陈冰忙接口:「毒物方才拔除,身尚虚,粥罢,既养胃,补充元气。。」

柳志远哪肯让熬粥,忙唤住陈冰,:「嗳,味,吃甚让忠义端两碗粥罢。」

罢,直接唤门口,原钱忠义,却忌。柳礼,柳志远将其交代番,柳忌正欲门,柳志远唤住,问:「昨太湖边?」

:「昨夜,少主仍未回月柳园,忠义,便寻少主,左右闲,双双,张渚便寻少主寻少主,若忠义话,很难打退形怕凶险。」

柳志远点点头,微微挥,柳忌告声罪便。陈冰

果真凶险许

柳志远慢慢坐,双足踏踏牀深吸口气,微微笑:「园内桂花闻呐。」随陈冰:「二娘,昨便,若每逢秋,枝桂花,斟杯浊酒,燃几支香烛,再陪儿话,呵,便满足啦。」

陈冰忙轻轻捂住柳志远,白眼,:「胡话!轻,做,许许保护。!记住嘛?!」

陈冰切,柳志远听容,陈冰,眼眸清亮,似爱怜。微微点头,:「答应。」

陈冰红,移话题,便问柳志远:「知,昨夜偷袭吗?」

柳志远回神,:「武功路数,并够确认,便持刀……」

陈冰与齐声:「!」

柳志远:「错!倭刀,双持刀使刀法。且招数奇特,虽内力远招招害,攻处,阴毒狠辣,确路数。」

陈冰问柳志远:「,昨夜曾浮诡异笑容吗?」

柳志远怔,奇:「昨夜啊,浑身麻,臂更弹,直尽全力催内力压制毒性往脉蔓延,哪思笑呀。」

陈冰暗点头,:「果料。」

柳志远忙问:「怎妥?」

陈冰并未答话,转身块包东西慢慢打,露两枚铁蒺藜,:「知便两枚铁蒺藜,仔细眼熟?」

柳志远仔细捏枚铁蒺藜,认认真真左右翻番,若:「经,似铁蒺藜。」思忖番,腿,:「,沈芳霖!」

陈冰点点头,:「错,与插入沈芳霖灵盖半枚铁蒺藜。」

柳志远点点头,却摇摇头,:「铁蒺藜杀沈芳霖呢?」

陈冰:「错。,沈芳霖死诡异笑容?」见柳志远微微点头,便接:「笑容与便推测沈芳霖昨夜掷铁蒺藜,亦。若处相巧合,连三处便巧合。哼,书,杀沈芳霖昨夜偷袭。」

柳志远惊讶,蹙眉:「?因查其等掳走尚未查呀。」

陈冰摇摇头:「怕……」

柳志远凛,:「等已经查知?若真此,长兴县已被其等渗透千疮百孔。」

陈冰摇摇头,:「推测罢已查线索。肯定,便势力掺杂其,且已知调查其等,因率先。」

柳志远,此,柳忌亲木托盘进

陈冰忙托盘内热粥两碟菜放木桌,柳忌拾托盘,转身便屋,柳志远唤住:「忌,便回趟华亭。」罢,便与陈冰推测忌听,末,柳志远:「回加强防务,常饮水吃食让柳鑫宸格外注,确保万失。」

紧,郑重点点头。柳志远:「安排?」

忌知谁,回:「已经。」

柳志远点点头,便挥。柳忌欠身礼,便退

柳志远走,拨弄窗台花盆,陈冰:「二娘,否让打查探?」

陈冰:「长兴。」

柳志远轻叹声,重坐回:「明处,难查,暗处,且打探便本领,水,。」

陈冰做甚决断,长兴养谈知晓。

陈冰盘盏内挑干菜咸酸清口吃食,端热粥,侧身坐踏牀:「急,便伤,其等伤养打伤,短期内,先吃口热粥,养养身。」陈冰言罢,舀调羹热粥,微微吹凉,亲喂给柳志远。

柳志远点点头,二娘错,本身武艺虽低,若论单打独斗,比忌,甚至瑕阿姊,少。惧者精妙配合,若偷袭,确付。此处瑕阿姊张渚回,哼,量二宵风浪,保护二娘做。

:「今粥,真甜。」

栖孟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沸腾文学网www.101du.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历史相关阅读More+

红楼之挽天倾

林悦南兮

抗战:少年大军阀

极品石头

抗日之军武系统

最爱吃肉的鱼

我在亮剑搞援助

骑鲸蹈海

快穿之病弱白莲洗白记

陆灵均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