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

    瘟部的队长拿着天医上人递过来的一份资料,一脸的惊疑。

    “这种妖魔,不是已经死绝了吗!”

    牧野城最繁华的地段,有人当街死亡,现场极度血腥,死因无法用寻常手段查清,他只能够求到老上司面前,不耻下问。

    “这种妖魔羽毛之上的剧毒,保存完善的话,是可以固化百年的。而且我们联邦毕竟只是占据了一隅之地,在吾等无法踏足的蛮荒之地,说不定还存有‘鸠’这种毒鸟也未可知。”

    天医上人说话之间,指了指自己的手表,示意已经很晚了,他要休息了。

    “大人,你看对于这种拥有鸩羽的罪犯,我们瘟部常备的解毒药剂,能否顶得住?”

    瘟部队长脸皮很厚,装作没看懂的样子,继续求经问道。

    他认为,此事是人为。

    “别被它碰到,要不然就是浑身除了鲜血之外,其余的骨肉经络全部被消融的下场。好了,这件事情交给我吧,你和那肥猪说一声,不要浪费人手了。”

    天医上人对着他翻了个白眼,直接就把这件棘手的事情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好嘞,我马上去见城主。”

    瘟部部长立刻开心的起身,告辞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生气?”

    老头子穿着睡衣,看着窗外的月光,脑海之中闪过了一个小女孩的身影。

    鸩!

    就连妖魔都闻之色变的毒鸟。

    成年之后赤目金瞳,身披紫绿黑三色羽毛,以蛇为食。

    其羽毛号称世上最鲜艳的翎羽,蕴含天下至毒,哪怕是鸩同类触之,也会死去。

    滴滴滴!

    刚刚走出了天医上人公寓的瘟部队长,突然接到了手下的信息。

    【发现了疑似中央街杀人的凶手,说不定是化形的妖魔,共享地址……】

    他一看,面色一变,赶紧噼里啪啦在工作组的群里打了一串字。

    【当做没看到,这件事情已经被移交给上面了。】

    【上面?我们八部上面还有人吗?】

    整个昆仑联邦,就算是天子也无法指挥八部,瘟部上面只有三贤者。

    【闭嘴,你赶紧回来,这是命令。】

    【恐怕来不及了,我已经和她照面了。】

    瘟部队长对于贫嘴的属下又气又笑,言辞激烈的再次发了一条,然后咬咬牙,骑上自己的摩托,向着共享的地址而去。

    ……

    “晚上好。”

    一大早在城门口,被陈青花拒绝的瘟部青年有点尴尬的举起了自己的全能机。

    表白失败之后的他,为了掩盖心中的失落,就加班查了一下死者的行动足迹,找到了这幢废弃楼。刚刚想要上楼,就看到了如玉般透明脸颊之上沾着鲜血的美人走出来。

    “没认出我吗,也难怪,毕竟这种形象。”

    陈青花面无表情,但对于这个过于尽忠职守的同事,还是感觉有点头疼。

    使用了“鸩”的力量之后,她快要变了一个人,紫绿色的长发披散至臀,浑身肌肤白的几乎透明,一道道青筋暴起稍微破坏了那精致的容颜,赤红的瞳仁,金色的瞳孔。

    再加上猛涨的三围曲线和身高,简直是换了一个人。

    【这是人类该有的身材吗?肯定是化形妖魔。】

    看到眼前丰满至极,衬衣长裤被撑紧,曲线毕露,但配上将近180身高,完全驾驭住了这种火爆身材的妖女,瘟部青年有一种异样的心动。

    【不,我和她是不可能有爱情的。】

    瘟部青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内心再次快速经历了一次恋爱失恋,决定听领导的话。

    “你可以当做没看到我吗?”

    “可以!”

    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完全没料到这种结果的瘟部青年转过身去,脚步快速的溜了。

    “耳环的香味就在附近了。”

    陈青花喃喃自语,确定方向之后,很快就来到了三楼民宅的后门处。

    “还有两个人的味道,正好力量衰退还有半个小时,全部杀完吧。”

    她金色的瞳孔眯起,脑海之中浮现出了这栋民宅的三维模型图,标注了陈青石所在的顶楼房间位置。

    弟弟身边有一个沾染了“追思香”味道的男人。

    以及……在屋顶之上站着的女人,她身上同样有“追思香”的味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此人根基深厚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