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开吧,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

    车子后排,朱雀抱着晕迷的洛天,看到白虎那一身伤痕累累,有今晚的新伤,也有以前在拳台上留下的旧伤,这个男人经过了太多的搏杀,每一个伤疤都是一个故事,看的朱雀有些心疼。

    “嘿,没事,我的身体强壮的很,”白虎开着车子,强打精神,笑着说道,毕竟自己这段时间身体的伤势一直没有恢复,身有暗疾,都是在拳台上留下来的,而且又被卓泰控制这么久,用铁链锁着,身心都很疲惫,又经历了今晚的大战,所以现在白虎是强自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只不过从观后镜里看到朱雀抱着大哥洛天,这货嘴角一抽,一个急刹车,差点让朱雀抱着洛天一下子撞在前排的椅子上。

    “你干嘛呢,怎么紧刹车?”朱雀不由的喝道。

    “咳,紫妍你来开,我想我是应该休息一下了,”白虎钻进后排,接过洛天然后冲朱雀甩了甩脑袋。

    “哼……”朱雀冷哼一声,这个混蛋白虎竟然吃老大的醋,该死,如果自己和无良老大有一腿的话,还会千里迢迢巴巴的跑来救你么,真是的,不相信人啊。

    半个小时后,朱雀开车,来到了约定地点,巴颂上师,王晓涵等一干巴干部落的精英已经等在那里,因为从这里出发,翻过一山峰,就可以直接到达华夏了,而且那里的人,巴颂都派人打点好了,可以连夜把洛三几人送出境。

    “不行,现在不能送老大,他失血过多,这样下去他会死的,必须先输血……”

    王晓涵看到老大洛天这个功夫变态的家伙竟然被伤成了这个样子,不由的大惊失色,心里莫名的有种心疼的感觉,甚至如果愿意的话,她愿意代替这个男人去死,这不是属下对上级的忠诚,这完全是一个女人的感情使然。

    一路前往缅泰,王晓涵对洛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种感觉有敬畏,还有佩服和崇拜,另外还有一种难言的情愫。

    “不错,洛小友此刻确实不宜动身,要不先回部落吧,等把小友救醒你们再上路!”巴颂查看了一下洛天的伤势也赞同王晓涵的话。

    “不行,上师,老大回国有重要的事要办,必须马上回去,不然的话,他醒来后肯定会怪我们,我的血型和老大的血型一样,我来给他输就行,给我一套输血的设备,”此刻朱雀开口道。

    “那……好吧,”巴颂听朱雀这么说,也没有强留,毕竟这一切他都打点好了,神不知鬼不觉把洛天几人送走,再拖下去,他也担心卓泰家族会查到他们巴干部落,巴颂虽然想救洛天,不过也不想让部落蒙受卓泰家族的沉重打击,既然有两全齐美的办法,那更好。

    幸好巴颂所带的车里有一套救护设备,其中就是输血的东西,而朱雀别的没有要,只要了一条医用输血塑料管,并且带有两个针头的那种,很干脆的一头扎在自己的胳膊上,而另一头扎在洛天胳膊静脉处,看到那殷红的血液缓缓的流进洛天的体内,白虎,王晓涵还有巴颂都松了一口气,于是巴颂派人连夜把洛天几人送到了缅泰面境地带。

    “架桥……”

    华夏通向缅泰的边境线很长,其中有一条很是偏僻不为人知的小路,崎岖不平,勉强可以开进去车,中间有一条山涧,被人暗中把守,收取过往之人的过路费,属于私人收费站性质的,山涧宽约有五米之余,高手可以纵身而过,只不过开着车,却是不能过去,所以一个隐蔽的木质的吊桥就成了唯一连接两境的纽带。

    “这条路还是前两年族人无意中发现的,外人知道的不多,以前也是了为逃避关税,和华夏做些生意,而特意打探出来的,和这里的人比较熟!”看到对面的吊桥放了下来,巴颂这个老头老狐狸般的笑着解释道。

    “神有神路,鬼有鬼道,这个可以理解,老先生这次的相助之恩,我白虎没齿难忘,我代大哥谢谢您了,”开车的白虎看向巴颂郑重的抱拳道,并且请求他照顾胡鹤一家。

    “小友过奖了,种因得果,当年如果不是洛小友,老夫现在早已成了一堆枯骨了,现在做的这些太唯不足道了,至于胡鹤一家,放心吧,老朽自当尽全力照顾他们,护他们周全!”

    巴颂笑道,然后又接着说道:“白虎小友是拳台新星,只不过目前缅泰拳存在着不平等的规则和制度,暗中被一些家族操控,小友能够功成身退,末尝不是好事!只是老朽没有亲眼目睹白虎小友的风采,略有遗憾!”

    白虎听了脸色有些黯然,接着咧嘴一笑,眼神闪烁了一下:“老先生过奖了,缅泰拳台……我还会回来的!只不过不是现在!”这次意外被掠,是白虎的一块心病,老大洛天为了救自己险些身死,让白虎耿耿于怀,即使不打比赛,他也会回来,卓泰家族他是不会放过的。

    “巴颂上师,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8282洛天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