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这个霍天尊者真的可靠么?”

    陆金青此刻恭敬的问道。

    “不可靠,只是互相利用而已,此人想利用我,壮大天地盟,而我想统一天南域,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只能各展手段了,不过目前,此人不会对我出手,因为他需要我,”洛天沉思了一下说道。

    “此人难道比那个明月宗主还要可怕?”美莲接口问道。

    “此人的实力深不可测,不比我弱多少,不过我想杀他,也并不是难事,”洛天回应。

    “哦,”美莲轻轻点头。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说话了,我们尽快赶路,我担心明月宗的人知道明月宗主被杀,他们会对清平山不利,凭现在清平山的实力,根本不是明月宗的对手,”

    洛天神色有些凝重,裹带起陆金青和美莲,瞬间消失在原地,向着清平山方向赶去——

    “大小姐,我们为何从天地盟退了出来?”

    再说天地盟城之中,八极柔并没有面见霍天尊者,而是直接退了出来,出了天地盟城。“现在我有八成的把握知道,击杀定远侯他们三人应该是这个来自清平山的白衣少年,现在去见那天地盟主没有什么意义了,这个霍天也不是读善良之非,此人的野心很大,一直想扩大商会的实力,以此人

    的心智,定会拉拢这个白衣少年,为他所用,所以我们再找他没有任何意义,毕竟我们代表不了无极门,真的陷进去,恐怕凶多吉少,”

    八极柔这个清冷的女人淡淡的说道,神色有些复杂,天地域的实力有些超乎她的想像,而且还有一些别的势力在其中暗中支持,就像烈日宗等,她只是无极门八极宗的人,确实代表不了无极门。

    “有道理,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身边的一男一女两个侯爷听闻后,不由的点头,然后问道。

    “清平山,”八极柔淡淡的说道。

    “清平山?那个白衣少年不是清平山的么?难道我们直接找他报仇?”仁怀侯爷疑惑的问道。“报仇?哼,他们死就死了,你真的以为我来这里是调查他们三人的死因的么?再说,即使是此人所杀,我们三人联手也不见得那个少年的对手,无极门内部复杂,宗门之极争斗激烈,如果把此人给拉拢过

    来,那么,我八极宗定会如虎添翼,”

    八极柔望了一眼这个怀仁侯爷随意的说道。

    “那我们也要拉拢此人?”威武侯不解的问道。

    “视情况而定,另外,我还知道在清平山有一处秘藏,那里是一处灵帝陨落之地,希望我们能获得机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八极柔道。

    “灵帝陨落之地?”身边的两个侯爷不由的一喜,齐齐点头,三人联手直接撕裂虚空,向着清平山方向而去。

    “吼,清平山,逍遥,你竟然杀了我的父亲,我定让你血债血偿,血债血偿啊,啊啊啊——”

    明月宗,海浪冲天,明月高挂,海之中,有一处岛屿,巨大无比,这里有一个宗派,正是明月宗。

    此刻,宗内,一个黄衣男子,神色狰狞,对月狂吼,愤怒之极,强大的气息如同海浪一般,一浪高过一浪,恐怖异常。此人正是明月宗宗主的儿子,明则,实力在灵尊初期,本来此子的天赋并不怎么样,多少年了,一直在灵圣后期徘徊,可是自从父亲晋级灵尊后期后,不知道废了多少丹药和天材宝,才把他强行突破到灵

    尊境界。

    “少主,据天地盟传来的消息,宗主竟然被人砍掉了头颅,挂在了天地盟城城墙之上,实在是可恶,多少年了,还没有敢对我们是明月宗如此小看的,我们势必要为老宗主报仇雪恨,”

    这个明则的身边,站着不少的强者,有灵尊还有灵圣的,全部是明月宗的上层人物,明月宗主被杀,让他们又惊又怒。

    “这个不妥,此人能击杀宗主,恐怕我们去了也是没用,不如静待时机,以观——”

    “放肆!”

    这个明则大怒,一掌把此人给击的吐血后退,眼神阴霾的可怕,厉声喝道:“现在,我宣布,我就任明月宗主,任何人敢不听命令者,杀无赦,”

    “咳,少宗主,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感觉此事要从长计议——”那名属下是明月宗主的元老,忠心耿耿,却是因为说了实话,被这明则给惩罚。

    “哼,赵长老,你是不是想给宗主报仇吧,宗主被杀,是何等大事,岂能从长计议,我等须要立刻杀上清平山,斩杀那个逍遥,以慰宗主的在天之灵才对,属下支持少宗主,唯少宗主马首是瞻!”

    另一人,神色闪烁,阴冷的一笑,上前大声说道。

    “孔长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8282洛天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