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别人眼中如魔似鬼,人家见着他,跟见了鬼似地害怕,只有她被他骂着,还能笑得出来。

    叹了口气。

    “不管是谁,要想被人尊重,就得有能被人尊重的样子。打着暮家的旗号,到秦家作威作福,走错了地方。”

    “可是老爷子……”赵丽琴叫她过去服侍,是得到老爷子认可的。

    “老爷子不是拧不清的人。”

    秦家和暮家是世家,世代联姻,暮家的人来了,秦家自善待,只要不过份,又不是原则性的要求,都会答应。

    但并不表示暮家可以骑到秦家脑袋上拉|屎。

    今天的事,无论是安音,还是其他人,老爷子都是不会允许的。

    所以,赵丽琴就算去老爷子那里告状,也讨不到什么好。

    秦戬麻利地给安音包扎好手掌,正要收起医药箱,安音伸手按住,“我也顺便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秦戬的伤在手肘的位置,他自己确实不好处理。

    昨天也是直接酒精往上一淋,就算完事。

    他从小到大,身上有人伤,都不会给别人,只要没有伤筋动骨,都是自己随便处理一下,然后等伤口自愈。

    这么做,一是不让人看见他软弱的一面,二是不给居心不良的人乘机而入的机会。

    “不用了。”

    安音按着他的手不放,“你会小心,不弄痛你。”

    他会怕痛?

    听了这话,秦戬拉长的脸绷不住了。

    感情,他不让她给他处理伤口,就是怕痛。

    秦戬看了她一会儿,低头,慢条斯理地卷起衣袖。

    精炼结实的手臂在灯光下泛着健康的光芒。

    安音昨晚虽然看见了他的手臂上的伤,但是只靠着点月光,看不清楚。

    这时,他的衬衫袖子卷,他手臂上的伤口露了出来,大大小小六七处划伤,最深的伤口皮肉外翻,十分吓人。

    安音倒抽了口冷气。

    想到他一个秦氏太子爷,为了她,竟伤成这样,心一滴泪滴在他的手上。

    秦戬抬头起来,“哭什么?”

    “很痛吧?”

    “不算。”

    她知道他是在安慰她,心里越加难过。

    秦戬见安音看着他的伤口难过,把手臂缩回去,往下放卷起的袖子。

    安音连忙抓住他手,“还没处理伤口,干嘛把袖子放下来?”

    男人抬眸,“伤口没处理,就得先被眼泪水淹死。”

    安音连忙抹掉脸上的泪,“只是眼睛进了沙子,你不要这么敏|感。”

    “现在说谎挺溜。”秦戬脸色平静。

    “……”安音囧,连忙从医药箱里拿出酒精球,一边消毒,一边仔细看他的伤口,看伤口里还有没有残留的玻璃渣。

    秦戬低头看向安音,安音正埋首处理着他的伤口。

    她脸上表情除了担心,没有一点害怕,表情淡的就像在捣鼓一块猪肉。

    安音抬头,看了眼正盯着她的男人,暗暗佩服,这么深的伤口,酒精擦在上面,会有多痛,不用想也可以知道,而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好像不是伤在他身上,“真不痛吗?”

    ps:有重复不要乱,是因为前面章节被屏蔽或者解禁。最新的更了,会显示的。今天会四更的。
甜妻来袭:BOSS,别闹!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