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七年后,深秋,黄花遍地,霜林如醉。

    反向界枯骨荒原花溪客栈的旧址,竟然又重新修建起来,而且比以前更加诗情画意。

    真龙遗族诅咒被打破之后,整个反向界的气息也仿佛有了变化,空气、温度、阳光,渐渐充裕了起来,于是花溪客栈四周也从荒地渐渐变成了绿洲。所以现在枯骨荒原这个名字也已经不再合适,只是作为一个历史符号而存在。

    一片片的树林望不到边际,而这花溪客栈就是茫茫林海之中的一片世外桃源,但它依旧是枯骨荒原客旅们的最佳落脚之地——假如你不嫌贵、够土豪的话。

    据说,新老板比当年那个王老板更黑。

    但也更有趣。

    而且好像也更猛。

    当然,也更没人敢到这客栈里捣乱。

    客栈比以前更大气了,而且显然参考了正界的一些客店风格。前厅设计得很不错,坐在吧台里的老板娘可谓是倾城之貌,但却不怎么抬头也不怎么说话。低着头写写画画,但是写字记账的时候很少,倒是随手绘制各种图案的时候居多。

    据说她绘制的东西都是有灵性的,拿出去都是好价钱,只是无缘者千金难求罢了。

    更难求的是这位老板娘绘制的图腾,谁要是能请她绘制一枚图腾,那便是祖坟冒青烟的幸事。

    老板娘的左手边盘着一条小龙,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

    她右手边是一只大猫,白毛而黑纹,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睡大觉,猫肚子下面还压着一只龟身蛇颈的小可爱。这头小可爱一直被白猫欺负,已经逆来顺受习惯了。

    旁边的鹦鹉架上还落着一个会说话的火红色的漂亮小鸟儿,总是骂那只猫不要脸,虽然猫比它更会骂。

    其实那头小玄武的主人不是店老板,但只把它一个丢在正界的话,它会非常孤独。它宁肯整天被猫姐欺负,也不想孤孤单单没人玩儿。而且现在它们四个正在修炼更加强大的合击之术,所以这几年就一直住在一起。

    而在客栈后面的院子里,一个漂亮而迷迷糊糊仿佛睡不醒的小姑娘蹲在地上,正小心翼翼地给一头缩小之后的龙喂食。这是头母龙,肚子已经有点鼓胀胀的,估计已经受孕,距离下龙蛋可能不远了。

    “火灵儿快吃,熬过去这阵子就不难受了。”

    “该死的青加黑,它自己整天悠哉游哉,让我在这里受罪!我可算知道龙族是怎么越来越稀少了,全都是这些不负责任的公龙给害的,哪个母龙还愿意下蛋啊。”

    迷糊丫头笑了笑:“天底下当爹的好像都这个德行,习惯就好。”

    这话说的,一棍子打翻了一船人,天下雄性都被你得罪了。

    旁边一个拿着花锄的漂亮姑娘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笑了笑说:“你们这是在暗讽咱们老板吗?让老板娘一个人忙里忙外的,他自己躲在里面修行。哼,老板可就在大殿里面呢,他什么都听得到。”

    “忘忧你少说两句!”和她长相一模一样的姐姐笑道,“上次就是你话多,挑唆人家红袖和添香姐俩吵架,被老板娘扣了一个月的薪水。”

    忘忧笑眯眯很得意。这里就咱们几个人,不打打闹闹岂不是太冷清了。

    就凭这院子里的这套阵容,花溪客栈它能不安全吗,谁还敢来撒野?

    此时的前厅里,来了两个落魄却不失彪悍之气的客人,而且满身是血。

    “老……老板娘,我们……住店……”前面那位气喘吁吁地说。

    漂亮绝伦的老板娘抬了抬眼睛,看了看院子外那一群猛兽追兵,蹙眉道:“怎么招惹了这群记仇的家伙……一天五枚魔核,等价的金银也行,兽晶可以在市场价的基础上打八五折。”

    “这么贵!”后面那个一身血的大汉瞪眼了,“比十年前开店的王老板还黑心啊!”

    老板娘没搭理,继续低头绘制。

    旁边收拾座椅的姑娘红袖撇嘴:“嫌贵请自便,外面有好风景,不要耽误了咱们做生意。”

    另一个姑娘添香冷笑:“你却猎取人家兽群的宝贝,活该人家追你们。赚了那么多还不想给房费,不如守财守到死好了,带着你们的钱袋子走人。”

    两个大汉腮帮子抽了抽筋,见店家既然识破了一切,只能无奈地掏出五枚魔核。

    林教授将之收起来,拿着笔头儿敲了敲大白猫的脑袋。睡觉的大白猫挺不情愿的起身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走到了庭院里,抬起头仰天吼叫了一声。

    于是院落外面的兽群四下奔散,连个影儿都没留下。

    大猫于是回到桌子上,继续睡觉。

    两个大汉有点眼直,心道620c1248-->>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真龙秦尧林教授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