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何人胆敢夜闯玉虎堂?”

    玉虎堂府门外,两名凶神恶煞的彪形护卫一左一右,叉起双刀拦住柳寻衣的去路,在他们二人身后,还站着四名虎视眈眈的玉虎堂弟子,准备随时出手擒下不速之客。

    柳寻衣后退一步,朝几人稍稍拱手,快速说道:“在下柳寻衣,前来拜会曹堂主。”

    “堂主是什么人都能见的吗?”一名护卫不耐其烦地摆手驱赶道,“不想找麻烦就赶紧滚,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哼!”柳寻衣为救白霜心急如焚,又见玉虎堂一个小小护卫都敢如此嚣张,顿时怒由心生,冷声道,“我没功夫在这儿和你们废话,识相的就让我进去,否则休怪我无礼!”

    “呦呵?”几名玉虎堂弟子相互对视一眼,纷纷流露出一抹嘲讽之意。一名护卫用刀背轻轻敲打着柳寻衣的胸口,挑衅道:“老子活了几十年,从未见过有人敢在这里撒野,今儿算是涨见识了。来来来,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怎么无礼……”

    “呼!”

    不等护卫把话说完,柳寻衣已突然出手,只见他双指夹住刀锋,手腕一翻,只凭两指的力道硬是将钢刀从护卫手中夺了过来,还不等那护卫有所反应,柳寻衣已翻手将冷冰冰的刀刃直接抵在护卫的脖子上,吓得那护卫话未出口,唇齿已经开始抑制不住地打起颤来。

    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且不论柳寻衣到底是什么来头,单从他敢单枪匹马夜闯玉虎堂这一节,这些护卫心中就已经明白眼前这人绝非善茬,如若再敢轻举妄动,说不定真会死在他的刀下。

    “你……你好大的胆子……”被挟持的护卫输人不输阵,尤其是在玉虎堂门前,又岂能服软?但话虽然如此,实际上他那煞白的脸色和布满汗珠的额头,早已出卖了他内心的胆怯。

    “不想死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话。”柳寻衣将刀锋微微一斜,冰凉的刀刃瞬间在那护卫的脖子上卷起一层褶皱,吓的他连大气都不敢喘。而其身后的几人更是纷纷后退,其中一人还偷偷溜回府中求援。

    “你想问什么?”

    “约莫半个时辰前,雷彪可否带着一名女子回来?”

    “是……”

    “那女子现在何处?”柳寻衣听到护卫亲口承认,心中更是急迫。

    “府里……”护卫颤颤巍巍地回答道,“不过我只负责守门,故而只看到那女人进去,却并未看到她出来。”

    柳寻衣眉头一皱,猛然挥手将其推开,迈步欲要往玉虎堂内闯。忽见府内火光闪烁,紧接着便看到面色阴狠的雷彪,带着十几名玉虎堂弟子气势汹汹地杀了出来。

    “哪个不怕死的敢来玉虎堂闹事?”

    雷彪腰间挎着骷髅刀,手里握着一条马鞭,声音未落,人已是冲出大门,还不等他看清柳寻衣的容貌,右手已是突然扬起马鞭,朝柳寻衣劈头盖脸地狠抽下去。

    雷彪就是这么一个火爆性子,有人三更半夜硬闯玉虎堂,俨然是来找麻烦的,因此就算来的是天王老子他也不会留情,无论是谁先打了再说。

    “啪!”

    伴随着一道清脆的炸响在半空中响起,马鞭宛若一道黑色闪电般直劈柳寻衣的天灵盖,柳寻衣反应极快,就在马鞭落下的瞬间,身形顺势一侧,凌厉的马鞭“嗖”的一声擦着他的鼻尖落下,随着又一声清脆的炸响,柳寻衣身前的青石台阶上,顿时留下一道深深的鞭痕。

    “妈的,竟然还敢躲?”

    雷彪见状登时怒气大盛,不等马鞭上的力道卸尽,反手一甩马鞭便横着朝柳寻衣的双膝抽去。但见柳寻衣冷哼一声,右腿猛地向前踢出,迎着马鞭袭来的方向顺势一滑,马鞭顿时缠绕在其小腿上,柳寻衣脚踝一转,张牙舞爪的马即刻被其踩于脚下,力道之大直令雷彪心中暗吃一惊,饶是他如何用力回拽,竟也难以将马鞭从柳寻衣脚下抽出分毫。

    “混账东西,找死!”

    暴怒的雷彪将马鞭交于左手,右手摸向骷髅刀,随着“噌”的一声轻响,寒光一闪,凌厉无比的刀锋已朝着柳寻衣的脑袋砍来。

    见状,柳寻衣右脚猛地抬起,突然失去力道的马鞭在雷彪左手的拖拽下顿时向外弹出,令猝不及防的雷彪身子后仰,脚下一个踉跄,刀锋也随之偏离轨迹。

    当雷彪奋力稳住身形时,柳寻衣却已闪至身前,一手托住雷彪的右臂外肘,一手握住雷彪的右腕,接着双手同时用力,前后一错,雷彪的右臂便不由自主地朝着自己的方向拐去,而其手中的骷髅刀也精准无误地直接落在他自己的脖子上。

    这一幕令周围的玉虎堂弟子纷纷止住向前逼近的脚步,为保全雷彪的性命,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雷彪瞪着一双充满怒火的眼睛恶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血蓑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