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洛天瑾此言,不仅令柳寻衣大感意外,同时也令在场的其他人暗吃一惊。

    尤其是金复羽,他看向洛天瑾的眼神中陡然迸发出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揣度之意。

    金复羽本想借柳寻衣向洛天瑾发难,却不料洛天瑾比他想象的还要冷酷无情。

    “府主,你不管寻衣了?”

    “爹,柳门主他……”

    不等林方大、洛鸿轩满心惊骇的苦苦哀求,洛天瑾却大手一挥,语气冰冷地说道:“谁再替柳寻衣求情,下场便会和他一样!”

    “这……”

    洛天瑾的坚决,令四周一片哑然。他们眼神紧迫地在柳寻衣和洛天瑾之间来回顾盼着,固然心急如焚,但在洛天瑾面前却又不敢造次,一时间左右为难,好不纠结。

    秦明将虎目微微眯起,语气不善地反问道:“洛府主,此话当真?”

    “字字无虚!”

    “那好!”秦明挥手喝令道,“来人,将柳寻衣就地斩杀!”

    “慢着!”

    话音未落,钟离木突然开口阻止道:“就算柳寻衣疯言痴语,将他轰出去便是,秦府主何苦置人于死地?”

    秦明冷笑道:“钟离掌门莫不是没听清洛府主刚才的话?柳寻衣现已不是贤王府的人,要杀要剐任凭我处置。”

    “非也!”钟离木噘嘴摇头道,“不是任你处置,而是由在场的诸位掌门共同决断。你想杀他,可我却偏偏不想他死,又该如何?”

    “钟离木!”

    秦明眼神一狠,怒声道:“难道你要为了一个被逐出师门的叛徒,而与我河西秦氏作对?”

    钟离木满不在乎地打开酒葫芦,“咕咚咕咚”畅饮几口,嗤笑道:“就算没有柳寻衣,崆峒派与河西秦氏也不是朋友。”

    说罢,钟离木将古怪的目光投向柳寻衣,戏谑道:“小孩儿,还不赶快向诸位前辈认错?今天在场的都是武林豪杰,断不会和你这‘愣头青’、‘毛孩子’一般见识。赶快认个错,然后就一边玩去吧!”

    闻言,林方大也顾不上洛天瑾的愠怒,急声劝道:“寻衣,还不速速遵从钟离掌门的吩咐?向大家认错……”

    见状,金复羽的眼中悄然闪过一抹思量之色,随之手指微微一动。站在其身后的冷依依眼神骤然一变,继而毫无预兆地飞身而出。

    半空中,冷依依拔剑出鞘,冰心剑透亮如水,凌空泛起一层肉眼难见的细微涟漪,倏忽间,一道凌厉剑气直射柳寻衣而来。

    “小心!”

    人群中不知是谁暴喝一声,柳寻衣脸色大变,随之侧翻而起,飞身急退。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柳寻衣闪躲的一刹那,数道剑气瞬息而至,将十余块地砖震成一片齑粉。

    半空之中,柳寻衣一连翻转七八圈后,方才满眼诧异地落于十米之外。

    “金坞主,你这是何意?”柳寻衣错愕道。

    “何意?当然是杀了你这个信口雌黄,妖言惑众的无耻奸贼!”

    伴随着一声冷喝,秦天九陡然冲天而起。刀影重重,从天而降,朝着不明所以的柳寻衣袭来。

    “上!”

    陆庭湘见时机已到,即刻向司空竹下令。

    司空竹应声而出,纵身跃入战局。

    与此同时,与司空竹一道现身的,还有蜀中唐门的“追魂房”房主,唐钰。

    此刻,金剑坞与四大世家一派,唯有湘西腾族尚未派出高手,当秦明将狐疑的目光投向腾三石时,却换来他一句不咸不淡地回应:“现有四大高手出面,柳寻衣已然插翅难飞,老夫就不跟着凑热闹了!”

    见腾三石自命清高,秦明只是若有似无地轻哼一声,但却并未驳斥。

    此刻,柳寻衣孤身一人,却被冷依依、秦天九、司空竹、唐钰四大高手围在其中,可谓身陷囹圄,在劫难逃。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洛天瑾选择弃车保帅,柳寻衣则要面临九死一生。

    金复羽缓缓起身,朝对面的六大门派拱手说道:“柳寻衣巧言令色,心怀不轨。既然洛府主已将他逐出贤王府,交由我等处置,那我们自当严惩不贷,以正视听。故而,在下与秦府主、陆公子、唐总管的意思是,杀一儆百!以防日后再有些不知所谓之人,无中生有,信口开河。倘若其他英雄也有此意,便请一并下场,与我们一起为武林除害。若诸位心存好生之德,不忍杀他,那便请作壁上观,让柳寻衣听天由命。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此刻,柳寻衣又悲有恼,却又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他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血蓑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