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羽,说来说去,你无非是想救回胡马帮的三大档头。不如这样,你放洛姑娘回去,我留下做你的人质。”

    柳寻衣苦苦僵持,同时脑中飞速盘算着对策,凝声道:“你莫要忘了,蒙古大汗一直想与洛府主交朋友,但如今你却挟持他的女儿,岂不是在破坏两家的关系?”

    闻言,龙羽眼中精光闪烁,似笑非笑地说道:“第一,你在洛天瑾心里的地位,远不及洛凝语尊贵。第二,洛天瑾在大汗心中的分量,也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重要。眼下就连大宋朝廷都已是强弩之末,败军之将,大汗又岂会真的在乎一个小小的贤王府?”

    面对软硬不吃,水火不进的龙羽,柳寻衣又想起这段时间中原武林发生的种种纷争,不禁怒火攻心,随之眼神一狠,厉声道:“龙羽,辰州之事分明是你在暗中捣鬼,但却挑拨中原各大门派自相残杀。如我所料不错,少林十一位高僧之死,根本与秦家无关,你们才是始作俑者。”

    “是吗?”龙羽不可置否地阴阴一笑,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柳寻衣,挑衅道,“是又如何?无凭无据,你说的话会有人相信吗?”

    “所以你就绑走洛姑娘,为了封住我们的嘴。”柳寻衣冷笑道,“但你休要忘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就算我和洛府主不说……”

    “我的目的不是让洛天瑾闭嘴。恰恰相反,我要让他主动开口。”龙羽戏谑道,“只不过不是让他力挽狂澜,而是……推波助澜。”

    “推波助澜?”柳寻衣稍一琢磨便想通其中利弊,登时面露鄙夷,冷声道,“你想让洛府主替你再加一把火?你想挑起武林混战?这么做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

    “有乱才有治,这个道理是我从你们汉人的史书上学来的。”龙羽阴阳怪气地笑道,“你们不乱,我们又如何去治?”

    “我明白了!”

    此刻,柳寻衣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了蒙古人所做的一切,究竟意欲何为?同时也明白了秦卫当初提醒他北边有异动,其中的“异动”指的究竟是什么?

    “你们劝降不成,所以就改变路数,打算挑拨离间,祸乱中原,继而再从中取利。”柳寻衣沉声道,“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好一招借刀杀人!你可知这段时间,有多少无辜之人因你而死?又可知因为你们的挑拨,中原武林已是岌岌可危?而今武林内讧,百姓遭殃,一旦厮杀蔓延,中原大地必将生灵涂炭,血流成河!尔等今日的所作所为,祸国殃民,令人发指。枉你们还敢自诩草原上的英雄?我呸!简直猪狗不如,无耻小人!”

    “自古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柳寻衣,你不必在此冠冕堂皇,装腔作势。”龙羽冷笑道,“你杀的人不比我少,你的双手同样沾满鲜血,又何必在我面前故作正义?假装慈悲?如今中原之乱已是大势所趋,仅凭你一个人,根本无力回天。”

    “我一定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柳寻衣咬牙切齿,言之凿凿,“无论洛府主是否出面,明天我都会将你们的无耻行径公之于众……”

    “那你就试试!”龙羽将短剑轻轻贴在洛凝语那白皙细嫩的脖颈上,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微笑,“你乱说一个字,我就插她一刀。你乱说一句话,我就剁下她一只手。嘿嘿……要不要和我赌一局?看看是你先死?还是她先死?”

    “你……”

    “柳寻衣,你给我跪下!”

    突然,龙羽一改之前的戏谑之色,眼中猛然爆发出一股难以名状的暴躁,冷喝道:“柳寻衣,我现在只数三个数,你要么跪下向我低头认错,要么我就割下她的耳朵!”

    说罢,龙羽刀锋一转,锋利的刀刃紧紧压在洛凝语的耳朵上,吓的洛凝语身躯一颤,面如死灰。

    对于莫名翻脸的龙羽,柳寻衣又惊又怒。

    惊的是龙羽果真是个疯子,脾气古怪,喜怒无常,毫无预兆。怒的是他竟半点不懂得怜香惜玉,对剑下瑟瑟发抖的洛凝语,全无怜悯之心。

    “龙羽,我留下!”面对洛凝语惶惶不安的目光,柳寻衣急声喝道,“我和她一起留下,我要一直守着她,以防你……”

    “一!”

    话音未落,龙羽已冷冷地吐出第一个字。

    至于柳寻衣的提议,龙羽却置之不理,毫无反应。与此同时,他的右手稍稍向下一压,刀刃瞬间割破洛凝语的肌肤,一丝殷红的鲜血渗透而出,顺着耳廓缓缓淌下。

    “住手!”

    柳寻衣慌忙喝止道:“你休要伤她!否则我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二!”

    龙羽再一次开口,语气比之刚才更显几分阴冷。

    此刻,石柱下的哑坤已开始蠢蠢欲动,一双嗜血的铜锣大眼,贪婪地盯着焦躁不安的柳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血蓑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