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柳寻衣被提拔为惊门之主,下午,他便搬离了之前的小房间。洛天瑾赐予他一处别院,以作晋升之礼。

    傍晚,林方大和“福寿康宁”,带着酒肉前来向柳寻衣道贺。

    一轮圆月下,几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彼此间相谈甚欢,喝的极为痛快。期间,心情舒畅的柳寻衣更是大发豪情,为林方大几人舞了一段精妙绝伦的醉剑,引来众人连连叫好。

    似是被柳寻衣院中的热闹声所吸引,其他休门弟子也陆续携带着酒菜前来,加入这场酒局。

    不久后,洛鸿轩、洛凝语兄妹也来了,不同是洛鸿轩是满面春风而来,而洛凝语则是一改之前的活泼豪爽,神色中略显几分扭捏。显然,她还未从感情漩涡中完全走出来。

    好在有林方大和“福寿康宁”等人积极活跃气氛,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将曾经的洛凝语给“找”了回来。后来她竟脸色绯红地端着酒杯,连连向柳寻衣敬酒道贺,巾帼不让须眉的豪爽,惹的众人纷纷起哄。但她那隐隐泛红的眼圈,却让柳寻衣既苦涩又愧疚。

    再之后,邓长川、慕容白、苏堂、洛棋几人也被喧闹声吸引而来,前来向柳寻衣道喜,林方大连忙命人又搬来数十坛好酒,狭窄的庭院中,聚集了数十人,众人无不开怀畅饮,谈笑风月。

    一时间,柳寻衣院中的气氛,竟比中堂内洛天瑾宴请宾朋的元宵酒宴,还要热闹。

    “柳大哥好福气,入府不过短短数月,竟一跃成为惊门之主,这种事在贤王府还是破天荒头一次!”张福吐着酒气,醉醺醺地恭维道,“柳大哥……不!现在应该叫柳门主,我敬你!喝!”

    “与其说柳大哥好福气,不如说柳大哥好本事。”王寿摇头辩解道,“咱们的福气也不差,怎么就成不了门主?说到底,还不是没那个本事?”

    “对对对!”张福连连点头道,“你说的对,我自罚一碗!”

    “不行!要罚三碗!”

    林方大高声喝令,立即引来一阵起哄,紧接着众人又是一阵豪爽大笑。

    “贤弟!”醉意朦胧的林方大,紧揽着柳寻衣的肩膀,含糊不清地说道,“你看,今天来给你道喜的,都是咱休门的兄弟。那些惊门弟子,还有下三门的人,竟一个也没来,实在不像话!再怎么说你如今也是惊门之主,是那些混账东西的老大,他们岂能不来向你道喜?就算他们不来,那许衡怎地也不来?”

    “对!”王寿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愤愤不平地说道,“柳大哥你一句话,我这就去下三门把那群小子给你叫来……”言至于此,他却脚下一个踉跄,身子再度摔倒在地。

    “无妨!无妨!”柳寻衣满不在乎地大笑道,“许大哥今天被府主责罚,难免心中难过,让他来向我道喜,岂不是强人所难?至于其他惊门弟子……他们追随许大哥多年,今日见到许大哥受罚,想必心里也一定不好受。罢了!罢了!”

    “那可不行!”林方大大手一挥,高声嚷嚷道,“你是我林方大的兄弟,他们不给你面子,就是不给我林方大面子。许衡受罚是自作自受,与你何干?”

    “方大此言差矣。”邓长川讳莫如深地笑道,“这并非是面子,而是威信。他们在等着寻衣去主动找他们。”

    说罢,邓长川将目光转向柳寻衣,解释道:“寻衣,虽然府主将你提拔为惊门之主,但下三门中多是些自视甚高、桀骜不驯之辈,你若想让他们心服口服,还需靠自己的真本事,而不能只靠府主的一道命令。”

    “下三门不同于上三门和中平二门,那里多是半路投效贤王府的江湖豪杰,相比起府主的命令,他们更信服拳脚刀剑上的真功夫。”洛棋点头笑道,“许衡执掌惊门多年,在门中素有威望,而且他还是狄陌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所以在上上下下都很有面子。如今他前脚被贬,后脚你便取而代之,难免会激起下三门弟子的不服和怨气,所以不要以为有府主器重便是万事大吉。你不树威,定会被他们齐心排挤,甚至会被架空。”

    “他们敢?”林方大怒声道,“谁敢排挤我兄弟,老子就一刀……”

    “你一个上三门的门主,哪里管的了下三门的事?”苏堂斥责道,“今日柳寻衣出任惊门之主,算是彻底离开了上三门。日后,林方大你休要再胡乱插手,否则我难以向黑执扇交代。”

    “交代个屁,大不了寻衣再回休门,我这个门主都可以让给他做!”林方大酒劲上头,又开始口无遮拦。

    “你……”

    柳寻衣看着林方大和苏堂愈演愈烈,赶忙圆场笑道:“来来来,喝酒!喝酒!此事我自有分寸,白执扇和大哥千万别为此伤了和气!呵呵……”

    “来,喝酒!”林方大端起酒碗,朝众人一举,高声道,“让我们一起恭贺寻衣晋升惊门之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血蓑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