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逍斌大声下令:“来人啊,去将那个祭坛毁了,本主重重有赏!”

    一声令下,还真有人行动起来,数十个勇士纷纷骑马而去,一路砍杀,企图完成摧毁祭坛的任务。

    国师早有防备,从怀里掏出一个牛角号来,当号角一响,城楼上瞬间出现了许多的侍卫,个个手持弓箭,正等着有人自投罗网。

    又是一声号角响,进攻开始了。只见许多的长箭顺风而来,刺穿了敌人的身体,哀嚎声不断响起。

    卫逍斌见状,急红了眼,又下令:“大家快上啊,他们的箭不多,我们会取胜的,快上,夺下那个祭坛,本主许他一声荣华富贵!”

    又有人冲锋陷阵,可更多的人死于长箭之下。而金御轩的人马也损失惨重,气势越来越小,渐渐被包围起来。

    柳如烟看着儿子的兵马被困,心里跟刀割似的,因为她知道,离自己的死期已经不远了,重要的是,自己的儿子怕也难逃一劫了。此时,天空忽然下起雨来,雨势不弱,将地上尸体的血冲将开来。

    蒙蒙雨中,金御麒骑马和金御轩对峙:“皇兄,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你想要的。”

    “你终于承认我是你皇兄了?”金御轩受伤的眼神:“我就是不喜欢你这样子,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是太子的人应该是我,我才是长子嫡孙,我才是那个坐在皇位上的人。可你呢?你占尽了先机,永远都在我之上,我恨你,一直都恨你。”

    “皇兄,你的心里住着一个心魔,无论我怎么说,你都是不会听的,你能走到今天,都是咎由自取。”金御麒说道:“你给皇室抹黑了多少,你知道吗?”

    金御轩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道:“成者王败者寇,怨不得人的。只是,连累了母妃,我真是罪过了。”他眼神凄苦:“同样是金鎏国的皇子,我何苦走到今天?”

    “轩儿,轩儿!我的儿啊,母妃怕是要与你永别了。”柳如烟哭泣着说:“呜呜呜,能在临时之前见到皇儿一面,母妃死而无怨了!”

    “柳如烟,你还不知悔改么?”金御麒大声质问:“你这一生充满了肮脏,那皇陵你是进不去了,就到地府里好好反省吧。”

    忽然,天边一道闪电劈开云层,紧接着一声炸雷,忽然击中了柳如烟,她顿时灰飞烟灭。

    “母妃!母妃!”金御轩从马上翻落,脚软在地,脸上都是雨水混合着泪水:“母妃,你走好!孩儿稍后就来陪您了!”

    “金御轩,你看到了吗?就算朕不杀你的母妃,她也受到了天谴!”金御麒看着泥水里的皇兄:“今天,我不杀你,你自己来个了断吧!”

    金御轩想着母妃的方向叩了三次头,然后长剑一抹,倒在了血泊里。他双眼睁着,看着自己的人马被全部歼灭。

    卫逍斌还在做最后的困兽之斗,妄图夺路而逃。金御麒打马而上,青龙剑上水花四溅,他做好了收拾人的准备:“卫逍斌,就凭你也想来金鎏国捣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卫逍斌的双眼几乎睁不开了,说道:“金御麒,你还我的卫国来!”

    “卫国?哈哈哈,你个老匹夫也想撼动金鎏国,告诉你,你这是痴人说梦,还是赶紧自行了断吧,别让朕来动手取你的狗命!”

    “父亲!”梦萦甩开身边的敌人,冲到他面前:“父亲,让我来,我可以打败他的。”

    “梦萦,你也太张狂了,如今柳如烟与金御轩都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金御麒拿剑指着她:“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对朕下蛊,害得朕差点失信于民,还差点害死自己最爱的女人,今天不杀你,真是天地难容!”

    梦萦说道:“废话少说,看我的梨花微雨阵!”说完,她从身上发出许多枚细小的银针,射向金御麒和他身后的人马。

    金御麒以青龙剑相抗,一一化解,最后,从袖中射出自己的雪箭银针,立时,将梦萦射倒:“还是尝尝朕的银针吧!”

    梦萦在泥泞的地上抽搐了一阵,终于不甘而死。

    金御麒走了过去,踢了她两下,说道:“卫逍斌,还不替你的女儿收尸。”

    卫逍斌老泪纵横:“萦儿,萦儿,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父亲从来没有好好对待过你,如今你却先我一步而去,萦儿,父亲对不起你啊!”

    金御麒将青龙剑放在了他的脖颈处:“是让朕动手还是你自己来?”

    “复国之梦,自有后来人。老夫去也!”卫逍斌不再多话,猛然在青龙剑上一抹脖子,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双面皇妃慕容倾城金御麒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