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儿,不是我不纯洁,奈何世人非要B良为娼,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酒吧的事情有陆寇、肖峰等人盯着,梁浩自然是放心。等他第二天早上赶到医院的时候,福庆水果店的牌匾已经摘下来了,两店合并一处,这回生意算是做大了。

    “浩哥来了。”韩冬梅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活,冲着梁浩打招呼。

    梁浩在店内走了两圈儿,原来福庆水果店里面的休息室,已经收拾出来了,床铺、被褥都换成了新的,关键是有独立的卫生间,这回终于是有了点儿家的模样。至少,肖妮儿在这住着,不会那么辛苦了。

    还是挺满意的,梁浩笑问道:“妮子呢?怎么没看到她呢?”

    韩冬梅重重叹息了一声:“唉,妮子有病了,病得还不轻呢。”

    “啊?”梁浩禁不住惊呼了一声,抓着韩冬梅的手臂,急道:“她怎么就有病了呢?昨天下班,我从这儿回去的时候,她还好好的。”

    “抓疼我了。”韩冬梅甩了甩手臂,然后拍着胸脯,没好气的道:“妮子是心病,无药可救了。”

    梁浩是医生,还不是一般的医生,他是二十年前叱诧风云的北鬼手--人称鬼医的梁斗的孙子。不说是包治百病吧,梁浩这么多年来,还真没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病情。可这心病……关键是要找到心药,这才行啊。

    梁浩问道:“心病总是要心药来医的,你能跟我说一下妮子是患的什么心病吗?担心店里的生意不好?又有人来捣乱了?还是什么。”

    韩冬梅是个口直心快的丫头,大声道:“妮子是有了心上人,而那男人又水性杨花的,你说她能怎么办?”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梁浩挺激动的,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禽兽的男人呢,肖妮儿多好个姑娘,淳朴善良,长得漂亮,身段又好,也称得上前凸后翘了,那男人是瞎了狗眼不成,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肖妮儿的这些优点呢。

    梁浩忿忿道:“你跟我说,那个水性杨花的人是谁,我非找到他,问个清楚不可。”

    韩冬梅瞪了梁浩一眼,没好气的道:“你说还能是谁?还不就是……”

    “冬梅,别乱讲。”

    在这个关键时刻,肖妮儿从外面走了进来,笑道:“浩哥,你过来了。我刚才去打字刻印店,让人做一块新的牌匾出来。等到明天,你再过来,咱们这儿就大变样了。”

    她的上身是白色的衬衫,胸前的爆满挺拔把衬衫前面两个扣子之间撑起来了一条缝隙。紧身的淡蓝色牛仔裤,双腿虽然说是没有叶子萱的修长,但是她长期大量的运动,身上没有半点儿多余的赘肉,给人一种青春的活力。

    都说是女大十八变,她这才来华海市多久?剪掉了两条长长的辫子,秀发也扎了起来,整个人完全是城里人的打扮了,没有了梁浩刚见到她的那种羞涩的感觉,变的开朗大方了许多。

    肖妮儿面颊微红,羞窘道:“浩哥,你……你不去上班吗?”

    “啊?哦。”梁浩这才惊醒过来,连忙问道:“妮子,刚才听冬梅说,你喜欢上了一个水性杨花的男人?这男人也太可恨了,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他都不喜欢,他也太没有眼光了。这种人,你不值得为他纠结的。”

    肖妮儿的脸蛋更是红润,眼眸却是紧盯着梁浩,勇敢的道:“浩哥,我漂亮吗?你不是敷衍我的吧?”

    为了帮她摆脱心结,梁浩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大声道:“怎么能是敷衍你的呢?像你这样的女孩子,能有几个男人不动心?我告诉你呀,在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有些怦然心动了。”

    “真的?”肖妮儿双眸微亮,满是炙热的光彩。

    “当然是真的了,别胡思乱想了,我去上班。”梁浩拍着她的小肩膀,微笑地望着她。

    肖妮儿笑道:“我知道了,浩哥。”

    看着梁浩走远了,韩冬梅拧了把肖妮儿的胳膊,笑道:“你个小花痴,这回得意了吧?”

    肖妮儿芳心窃喜,板着脸,佯怒道:“得意什么?赶紧修剪花去。”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白帮你了呀?”韩冬梅笑骂了一声,然后用肩膀撞了下肖妮儿,小声道:“妮子,你说刚才浩哥那番话,算不算是对你表白呀?”

    “你说什么呢?才没有。”

    “咯咯~~~中午你要请客,听到了没?”

    “好嘛,请就请。”

    韩冬梅转过身子,大声道:“姐妹们,听好了,你们都给做个见证,妮子中午请客,咱们要狠狠地宰她一顿。”

    连梁浩都觉得,自己的医术实在是太精湛了,治疗疑难杂症不在话下

    ,连心病都是手拿把掐的,有几个人能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女总裁的特种兵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