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了,反正过几天,等叶雨烟回来,他退完婚就回洛杉矶跟敏儿在一起了。

    吃完饭,梁浩来到了二楼的客房中。房间内装修得相当豪华,单单只是那张豪华的双人床都是欧洲第一床具品牌德国路福公司生产的。墙壁上镶嵌着52寸的液晶电视,墙角放着景德镇的精品陶瓷花瓶,红木的真皮沙发,梁浩可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

    近两年来,在老头子的授意下,他跟唐小花、陆寇以各种隐蔽身份,加入了世界佣兵组织--黑水。时刻在死亡线上挣扎着,就算是猪窝,梁浩也一样睡得安稳。

    洗了个热水澡,梁浩躺在床上倒头便睡。在飞机上,睡不踏实,也睡不舒服,很快他就进入了梦乡。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就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了。他的手机开通的是国际漫游,知道他号码的人少之又少。

    梁浩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就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老人笑骂声:“臭小子,怎么样?睡得安稳吧?”

    梁浩苦笑道:“爷爷,半夜三更的,你给我打什么电话呀?真是折腾死人不偿命啊。”

    “哦?半夜三更吗?不是呀,我这儿正是大中午的呢。”

    老人吧唧着嘴,嘿嘿笑道:“敏儿真是好丫头,天兴居的炒肝、东来顺的涮羊肉、天福号的酱肉、啧啧,又来了一道爆肚,喝着华夏国特供的五粮液,真是舒服呀。要不你过来,咱爷俩喝两杯?”

    老头子真会折磨人,难道不知道有时差的吗?

    梁浩的口水都下来了,他从小就是跟敏儿一起长大的,自然知道这丫头的厨艺,那些老燕京正宗的招牌菜,她都会做。明知道他喜欢敏儿,敏儿又喜欢他,老头子干嘛非要做这种拆散人家姻缘的事情。

    梁浩大声道:“我不管了,我已经跟叶爷爷提出退婚的事情了,明天就回洛杉矶。”

    “退婚了?随便你。”老头子一点也不惊讶,狡黠道:“不过呢,你回来也没用了,洛杉矶唐人街的所有店铺、房产都让我给卖了。现在,我和敏儿在一个小岛上,你找不到我们。”

    “老头,你太狠了吧?敏儿是我媳妇。”梁浩一骨碌坐直了身子,眼珠子瞪得老大,这要是在老人的面前,非跟他拼命不可。明知道打不过也得拼,咱拼的是骨气。

    “你激动什么?我有说过抢你的敏儿吗?”老人还挺理直气壮的,就像是被人在贞节牌坊上泼了大粪似的,悲愤道:“臭小子,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些话吗?不要光想着儿女私情,咱们梁家能否再振兴起来,就靠你了。你说我……我一个孤老头子,飘零在国外,容易吗?难道我不想着回国呀,就你个没良心的,不争气,呜呜~~~”

    梁浩都怀疑,老头子是不是奥斯卡影帝出身,颁发了多少个小金人。明知道他是在演戏,也让梁浩没脾气,耷拉着脑袋,苦笑道:“我也想振兴梁家,可我一人能行吗?爷爷,这担子太重,我一人挑不起。”

    老人立即道:“你放心吧,陆寇已经让我派过去了,过两天跟你在华海市会合。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于无声处听惊雷,不要让人知道你们的身份,除非你们在华海市打下了一片天下,否则,要是让燕京市厉家那个老不死的知道了,你们就完蛋了。”

    感情,这一切都是老头子设计好的了,就请等着自己往里面跳了。华海市,这个南方的重要城市,估计也是老爷子挑选好的。听着话筒中的老头子哭哭啼啼的,一副可怜样,梁浩都可以想像得到,敏儿在给他倒酒,他满脸笑容地喝着的情形。

    见梁浩沉默不语,老人拍着胸膛,打着保票:“你放心吧,只要你振兴了咱们梁家,让爷爷我出了当年的那口怨气,我就给你和敏儿把喜事办了。”

    “真的?咱们可说话算话,你可别诱惑我。”

    “我诱惑你干什么?我这么风流倜傥的老人家,要是诱惑也是诱惑那些小姑娘。行了,不跟你说了,等会儿菜都凉了。你继续睡觉。”

    睡觉,这还能睡得着吗?

    一头扑倒在床上,梁浩抱着枕头埋头痛哭,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老头子真是太欺负人了。
女总裁的特种兵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