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这样,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能掌握的只有现在。

    现在,他有能力把这件事压下去,尽管知道这么做未必正确,但最终还是做出了选择,那就是不向保险公司索赔,而由分公司自行解决,至于小周这个王八蛋嘛,还是关上门打孩子,自己教育就成了,也省得家丑外扬,让别人白捡个笑话。

    想要让这件事迅速风平浪静,刘文梁自然是关键,必须尽快于老乡达成和解协议,当然,这就意味着在赔偿方面要适当放宽条件,做一些必要的让步。

    五十多岁的壮劳力,一条腿没了,等于丧失了劳动能力,对一个农民而言,这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而喻的,就算多给点补偿也是应该的,何况还是乡里乡亲,他想。

    当然,这需要钱,而小周显然是拿不出这么多钱的,只能由他来想办法。所以,从小周那儿出来,他直接敲开了方姐的房门。

    进了屋之后,他先把晓妍流产的前前后后详细说了一遍,方姐听罢,恍然大悟之余,也是连声惋惜,又追问他打架的事最后怎么处理的,他当然不便将和钱宇之间的谈话告之,于是便含含糊糊的说,公司领导出面调解了,估计暂时没什么大事。然后话题一转,这才聊到了这起事故。

    听他把全面情况一说,方姐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打算怎么办?”

    他想了下:“我打算把这个事压下来,周强虽然可恨,但毕竟是自家的兄弟,出了事,一脚踢开,我良心上过不去,晓妍劝我不要姑息,从严处置,但我想来想去,还是狠不下心。”

    方姐微微一笑:“我早就猜到你一定会这么做,从感情上讲,我欣赏你的有情有义,但要从工作角度出发,你这么做确实有待商榷。”

    “我知道。”他无奈的道:“可一旦如实上报,按照公司的惯例,就算不追究刑事责任,开除是在所难免的,我总不能眼瞅着他灰溜溜的被扫地出门吧。”

    方姐想了下:“钱没问题,但你考虑过吗,以后再出现类似的情况,你该怎么处理呢?难道每个人都再给一次机会?”

    “我没想那么多......”他叹了口气道:“姐,你就说这么做是否可行吧?”

    “没什么可行不可行的,你是一把手,你说行就行,但我还是想劝你慎重些,这个事要是开了头,以后的工作可就不好做了。”方姐还是沉吟着道。

    他思忖片刻,用力拍了下大腿道:“先不想那么多,就这么定了,一切责任由我来承担,你把钱准备好,等刘文梁病情稳定下来,我亲自出面和他谈,力争以最快的速度达成协议,让他拿了钱赶紧回家,至于这笔钱嘛.......我合计着,跟大洋燃气的李卫国商量下,从咱们的追加费用里把这笔钱弄出来。”

    工程款提现这种事,作为财务主管的方姐自然心里有数,大致估算了下,觉得也基本可行,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我可提醒你,以后

    绝对不能让小周在管钱管物了,真要是再出问题,那可不是一般的打脸啊,你这张脸得被打肿。”方姐说道。

    他则苦笑:“其实啊,这家伙就是倒霉催的,公司采办那帮人谁不吃回扣?就拿吊带来说,一根吊带用了几个月就换,说得好听一点,是为了安全生产,其实......算了,不说这些了,我赶紧回去跟那个王八蛋再谈一谈,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啊,还是要给他点教训的。”

    方姐听罢,伸手戳了他一指头,笑着道:“你别后悔就成,俗话说慈不掌兵,你当领导却一脸抹不开肉,这毛病要是不改,早晚是个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另外,还得跟你们家顾大美女打好招呼,别你这边压着,她那边给你放一炮,到时可就不好收场了。”

    他则嘿嘿一笑:“没事,我先拖她两天,周一她就去疗养了,等飞到海南了,我再把处理方案告诉她,到时候鞭长莫及,她也没办法,再说,类似的事她也做过呀,前年,项目部的一个焊工被管子砸吐血了,不也没用索赔,私下处理的呀,为啥她能做得,我就做不得?”

    方姐听罢却把嘴一撇:“你少来,那次是纯属意外,不上报是为了不出现安全生产事故,和这完全是两码事,反正你自己掂量着办,你这套话和我说说也就罢了,真要是说给她听,非跟你急不可。”

    他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跟方姐做了个鬼脸,便转身出了房间。

    决定做了,心情自然放松了许多,三步并做两步上了楼,还没走到房门口,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瞧,原来是康铭辉的电话,于是赶紧接了起来,一边说了声康总你好,一边推开了自己的屋门。

    小周正拿着拖把擦地,见他进来了,连忙站直了身子,他也不说话,只是挥了挥手,小周见状,赶紧放下手中的拖布,小跑着溜了出去。

    “陈总啊,现在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巅峰奇才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