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101du.net

……哈修泰尔公爵:“话语仇敌。它抑制并且压迫永远摆脱由。且话语冬季树枝雪花,纯白丽掩盖住凋零树枝。尸体装饰打扮,绣寿衣刺绣,洒棺木花朵。话语止尽追赶。‘智慧士亨德列克随即:”边实例边听明,确实很容易理解。’

风雅高尚肯顿市长马雷斯。朱伯烈资助版,身信赖拜索斯公民且任职肯顿史官贤明阿普西林克。洛梅涅,告拜索斯民既神秘具价值话语》书,洛梅涅著,七七〇四册七页。

01

“今晚气真恶劣!”

轰隆!杰伦特才完话,立刻响阵雷声。妮莉亚被吓屁股坐紧抱枕头颤抖停。才抱枕头,突房间往居室。妮莉亚声音简直像快哭

“杉森!快办法吧!”

杉森觉很荒唐妮莉亚,

暴风雨怎?”

杉森即使身处滂沱副悠哉,正擦拭剑。且偶尔格调茶杯送嘴边。神经粗啊!

神经粗,其实另外两

伊露莉正风雨交加窗外,眼神欣赏幅静物画似平静安宁。旁边杰伦特则副全凝视窗外。杰伦特似乎觉场暴风雨,摆设场稀且壮观盛宴。赞叹。啧,

连卡尔,场海洋性暴风露思议

拜索斯暴风凶猛风。伊斯暴风却风,感觉根本武器。刻,风扑打什东西似。卡尔坐,努力念点书,雷声闪电让法集精神。,暴风轰隆巨响让觉,全聚居室

轰隆隆隆!电光闪!

“呀啊啊啊啊!”

“咳!咳呃,快放!”

妮莉亚死命杉森几乎神经错乱状态哇哇

做错啦!低贱偷。哇哇。路费,根本喜欢翻墙偷东西。啊!十次,呀啊啊!啦,约十二次……

已经知,拜托再打!啊啊!“

“拜托再念已啊!”

风?杉森听。屁股坐效法杉森,拿磨刀石始磨巨剑。每打次雷,磨刀石指甲。口气,放磨刀石,

“妮莉亚,怕打雷吗?”

妮莉亚根本话,杉森则努力甩掉。尽管妮莉亚身材轻,正死命杉森放,甩脱此哇哇件易。世界次变白亮瞬间,妮莉亚尖叫拼命挣扎黏住杉森,结果杉森直接往。砰!

“呃……头铁定破。”

杉森躺嘟嚷。妮莉亚托杉森福,才致直接撞边骂杉森该死,杉森。蕾妮副模,遮嘴巴咯咯笑问蕾妮:

“蕾妮,害怕吗?”

港口长房间窗口。”

“船?怎,怎呢?”

蕾妮举,像艘迎风摇摇晃晃航摇摆

“风候……刚老练新舵掌舵,让船失控。。”

蕾妮摇摆像沉,慢慢放。

“偶尔。虽港口,候,精神,沉船。”

嗯。候竟

呢?”

“嗯?港口附近话,被救。”

恶劣,吗?”

蕾妮嘻嘻笑

“拜索斯草原,修奇游泳啊?”

“嗯,游泳?嘛。游泳……仔细,应该吧!蕾妮,游泳吗?”

蕾妮圆圆睁眼睛,

“哦?游泳呀!”

咦?游泳?……呃,原此。游泳穿衣服

“啊,抱歉。太知。才问。”

“嗯,,拜索斯定很骑马吧?!”

马……呃。骑马痛苦经验。敷衍微笑点点头。骑马。巨剑擦拭很光滑,插入剑鞘,

“嗯,场风雨厉害。明应该……”

※※※

场暴风雨,延误。早候,苏凯伦。泰利吉队长焦急准备,马车温柴像喃喃语似

“今走。场非常暴风雨即将袭。”

讶异温柴,苏凯伦。泰利吉声,

猜测呀?”

“等等。温柴?预测雨,吗?”

拉斯村温柴曾雨,结果立刻场雨。温柴点点头,

“杰彭干燥沙漠带。杰彭雨很敏感,且杰彭跟船夫气,应该位穿甲衣,趾高气昂待被关马车士,正确预测吧。”

穿甲衣,趾高气昂待被关马车苏凯伦马火冒三丈。吴勒臣传达暴风雨即将消息,恐怕苏凯伦真温柴拉棒打番吧。

苏凯伦即将危险讯息,激昂忠诚奔回祖风雨怎?”态度坚持分坚持,并任何适应付方案,受点苦”态度久,位名叫暴风雨伊斯暴风雨认识暴风雨名却海像倾覆翻腾,锡奇安湖则像水沸腾似汹涌。马车差被风吹走,片混乱咒骂暴风雨,容易才回温柴冷冷苏凯伦则温柴眼。

※※※

,随即蕾妮。房头,杉森妮莉亚仍打闹旁边,卡尔摆副像与世隔绝书。伊露莉身旁,望向窗外。

伊露莉见走近,轻声

鲁莽啊!”

往窗外俯望,立刻吁口气。杰伦特窗外,始笑。仿佛

真像全身抵挡全世界战土啊!”

苏凯伦站昏暗庭院正央,正默默承受场暴风雨,眼睛正望向遥远方。全身湿透满腔热血西方,,或许正流热泪,冰冷雨水混合吧。

护卫队员努力苏凯伦仍场阻挡奔回祖暴风雨,断骂诅咒。

与其鲁莽,嗯,倒抗拒暴风雨吧。”

“抗拒……?,暴风雨停歇啊!”

啊,啦。抗拒已。”

呢?”

几项呢?思考几项已。”

伊露莉脸色暗沉

“杰彭武器,吗?吗?”

“坦白,应该吧。”

伊露莉黯淡。杰伦特蕾妮伊露莉话。哼嗯,话早已经很熟悉窗外,

夸张应该。”

转身走房间。杰伦特跟。走城堡走廊

“喂,修奇。跟精灵呢?”

实,解释吗?”

杰伦特奇怪眼神

安感族。追随优比涅贺加涅斯两者,被优比涅贺加涅斯丢弃孩。身优比涅精灵,理解话吗?”

嘛?理解头痛。应该关重点,苏凯伦队长拉进吧?”

杰伦特微笑正门。

呼呼呼呼!

门,被突风给吹差点往跌倒。呼吸,法睁眼睛。臂掩住脸,身体稍微往倾。

“哇啊,疑问哦。哈哈哈!”

杰伦特笑句话。玩笑啊!风吹方向改变,杰伦特才蹒跚。苏凯伦

“喂!苏凯伦队长!”

风雨非常强劲,喊声应该很清楚。苏凯伦并回头。候,杰伦特喊

“喂,泰利吉!”

随即,苏凯伦转身。拨,像刚洗脸似脸孔。惊慌

“杰伦特先?”

做,什呀?”

杰伦特狂风费力宽松,让非常难。苏凯伦沉默摇头,

,赶快进吧。”

“真先让吧!”

苏凯伦再摇,转身西方。目光落强风锡奇安湖,拜索斯吧。苏凯伦

“真焦急。”

“咦?”

苏凯伦拳头哆嗦颤抖已经紧握淬炼钢铁般,雨滴给弹。苏凯伦

,实焚。危机此遥远寸步难必须向祖呈报紧急报告,被困进。悲痛啊!”

苏凯伦很感企图明明很感听完且觉敬。狂风摇先深受感,反先涌厌烦。恶!

淋雨话,接路途很辛苦!”

苏凯伦根本话。直站呢?啧。脚力像很雨滴打抹掉雨滴,再喊

“苏凯伦队长,叫怠忽职守,吗?”

苏凯伦表讶异转头,杰伦特则住,始抓臂。因杰伦特,比较健壮。杰伦特喊:

“队长王陛负责护卫任务啊!护卫做,此站暴风雨怠忽职守!”

苏凯伦脸色变很僵硬。雨水,整张脸弄更像东西。口气,继续喊

“已经!即使暴风雨停止,应该做准备吧!”

吧。”

啊哈!。苏凯伦扶杰伦特走进城堡走进,护卫队员毛巾跑

结果毛巾,直接走进房间。门,杉森刚甩掉妮莉亚,恢复姿势。妮莉亚则怪声,转跑向蕾妮。蕾妮跌倒边喊:“放!‘。卡尔仍书页,副置身。其实,每打次雷,翻书稍微颤抖

杰伦特话,走向伊露莉。

呢?”

喽。”

服……?啊,类试图达协调词语吧?”

“呃。。”

精灵应该互相服吧?因已经很协调

“蕾妮,蕾妮!帮,让它停,卡尔叔叔!,快办法让它停……啊啊啊!呃啊啊啊!……!呃啊!!比啊啊啊!”

杉森紧抓妮莉亚脑勺,弄昏。伊露莉赶紧阻止口气,召唤睡精,使妮莉亚睡,妮莉亚睡梦始磨牙,偶尔喊叫声音,被烦房间,才因此结束场闹剧。

夜愈深,愈感觉劲。

狂乱风声打雷声,快迸眼珠闪电,停息震撼世界,闪电亮光、夜晚漆黑、打雷断断续续声、风连续响声,,整体声音加协调声音,简直让震耳欲聋,视线模糊。被单头整盖住,薄薄被单实法保护受世界影响。

其实,令感觉理由

莫名安感让安稳。睡像处堆刚洗衣服,既潮湿舒服。吹打墙壁风雨声,仿佛像吹打身体。候,“什声音啊?”

杉森杉森住间房间。头探外。闪电,杉森迅速身。

声音?外声音呢。”

“安静!等……”

杉森声音听寻常。底怎嘴巴,并试安静倾听打雷声与雨声间,声音。根本办法听声音。

奇怪声音……哎呀,真!”

杉森被窝,空穿甲衣,。真尖叫声。叫声。瞬间,风将退。杉森扶墙壁

“哎呀,怎?阳台门被打!”

居室器物、桌等东西全被弄乱七八糟、凌乱堪。边破口骂,边往阳台跑候,杉森声:

“蕾妮!”

惊讶。蕾妮房门扇门正被风吹合合。杉森冲进蕾妮房门,进便喊

“蕾妮!”

阳台闯进呢?走向阳台,关阳台扇门,阳台外雨倾泻,且四周片黑暗,根本任何。此闪电打,全世界白亮色。

瞬间,马离仿佛像穿越狂风,掳走华伦查骑土。红闪电亮光异常红色。蕾妮!

闯进!”

声喊叫,并且跑向门方向。杉森拼命喊叫声被暴风雨声音给盖,根本任何

杉森继续拼命跑楼。

骑马跑走!”

恶,远!修奇,马厩!”

门跑被狂风吹直身体。且因雨,城堡雨水。座落海岸悬崖城堡居水。噗通噗通水,跌跌撞撞马厩。狂风暴雨算什,比较麻烦马厩门。杉森二话长剑挥砍,砰砰,旁边巨剑挥砍。

久,门被弄坏跑进马厩间找马鞍,直接骑马。穿甲衣,仅各持剑,马鞍马冲。此风雨疯狂倾泻。

横越城堡,杉森咒骂。吴勒臣士兵血随雨水流应该入侵者杀死门警备兵。此漆黑警备兵被杀。杉森拼命冲门。马鞍摔落脚紧紧夹住杰米妮奔跑。杉森停声喊

“太黑,什!”

“等!等等,呼呼,等闪电候……”

轰隆隆!轰隆!

!”

远方马匹奔驰背影消失立刻死命始追。两匹马被惊吓关系,噗噜噜鼻息声,倾盆,它反抗停止步伐。儿,马匹奔跑马蹄声。积水,很清楚听哗啦哗啦涉水声。声音,便始正确掌握方向奔驰。

降,打全身雨点简直棍棒且阵阵令呼吸强风,吹办法聚精神。头被拔光,湿透衬衫则被雨淋哗啦哗啦响。每吸口气,便觉喉咙疼痛已。连睫毛刺痛眼睛。

挟持者正跑向吴勒臣市区。恶,城市路根本完全熟悉!奔跑滑倒,希望,突间听马蹄声

“呼,呼。怎?听声音!”

“等……呼。。”

“嗯?”

杉森极度压低声音。咧啊啊啊!雨声轻轻杉森声音:

方。”

禁觉毛骨悚!刚才跑,今停,雨始打头。市区关系,风已经稍微减弱雷声震耳欲聋。轰,轰隆隆!紧张环顾四周。挟持者察觉收拾掉再逃走。雨水直流,几乎快窒息,眼睛。突间,

“救命啊……”

十字路口方向传高喊声。

“蕾妮!”

喊叫谁紧抓住肩膀。回头,竟苏凯伦。

间穿甲衣,穿平常服装,拿湿遢糊涂,杉森惊讶指头放嘴唇声。耳朵旁

尖叫。”

嘴巴。杉森锐利眼神方。苏凯伦安静剑,

绕路。”

,苏凯伦走进旁边。杉森互望,点点头,走,声喊

“蕾妮!?”

“……!”

“什呀?”

“啊………………”

候,锵锵!响剑互相碰击声音。杉森跳马,往。噗通噗通踩水声响差点滑倒勉强走十字路口。

旁边,苏凯伦正打斗,旁边名男正紧抓住蕾妮。两脸孔。杉森悄悄滂沱声音。紧抓蕾妮剑抵蕾妮。蕾妮脸色白尖叫

!”

杉森脚步停滞。正苏凯伦打斗,往退。苏凯伦很快。唰唰唰!雨疯狂

拿剑抵蕾妮脖将湿透罩拿,竟涅克斯。修利哲脸孔。

“***!混蛋!”

杉森忿怒。苏凯伦则更加紧握住剑。眼片白亮,轰隆!雷声响。杉森吼

!”

涅克斯微笑退,退,进。

涅克斯随即视线投向蕾妮脖长剑,脚步。

“因伊斯啊!”

。唰唰!狂暴豪雨像破坏全世界似倾泻。涅克斯眨眨眼睛,

丫头,很奇怪。很显易见嘛。因……。”

沾满雨水,股冲脸皮。该死伙!涅克斯

应该哈修泰尔继承,嫡系龙魂使。错吧?”

,干嘛问?”

“喂,啊。虽认识长,段短却奠定深厚友谊,吗?”

友谊?呵,真莫名其妙话。啼笑皆非候,苏凯伦低声坚决

“涅克斯。修利哲!胆敢阴谋企图推翻,罪凌迟处死。已经洗刷追捕。”

“喀哈哈哈!!”

苏凯伦凌厉怒视涅克斯,涅克斯则咯咯笑

杰彭或拜索斯,甚至海格摩尼亚。连路坦尼欧亨德列克法做陆,却做!既干嘛交给?”

话!”

轰隆!雷声响白色亮光,涅克斯脸庞怪异银色。

龙!克拉德索!它曾龙,将回。修利哲龙,克拉德索!”

使劲

“笨蛋!龙魂使做任何啊!克拉德疯狂计划。”

涅克斯冷冷

吗?”

啊!。克拉德律法,律法。它追求协调已!它陆统愚笨计划!”

“龙。”

“什思?”

涅克斯咯咯笑马夫马牵,拉住涅克斯臂,涅克斯凶悍,反走近步。咬牙切齿

“龙族。龙族啊。龙享受忘却祝福。”

啊!”

“克拉德龙魂使,卡穆。修利哲死。”

停顿伙!唆使克拉德索!涅克斯继续

“克拉德索应该报仇吧?兴趣叔叔报仇。拜索斯被毁灭,克拉德索应该希望。克拉德索应该沟通?”

“真,真派胡言!”

“怎派胡言?应该性很高哦。哈哈哈!”

,马夫再次拉涅克斯臂。涅克斯回头马夫却摇摇头。涅克斯紧咬牙齿,随即笑

办法再跟。啊,礼物哦!”

“什礼物?”

“明太阳。”

杉森听脸糊涂,禁打寒噤。

神临?”

涅克斯微笑

“杰彭制造东西。。”

蕾妮轻轻放马匹马。。涅克斯眼,便笑骑马跑走

杉森火冒三丈

恶!骑马追!”

苏凯伦赶紧跟杉森。杉森流星

“修奇!!记收拾李!伙,记号。苏凯伦先,请吴勒臣领主城市快神临!其细节卡尔或杰伦特!”

杉森立刻骑马跑走傻瓜!剑,穿甲衣,居?竟轻重缓急伙?候,已经见踪影消失方向,声叫骂,接立刻骑杰米妮苏凯伦跑向城堡。

卡尔话,随即收拾李,并且

“泰利吉,虽点像命今,转告吴勒臣领主,请位置泥土方,回收埋泥土圣徽。转告果今晚回收圣徽,城市东西病,渐渐死,死僵尸。”

苏凯伦害怕,似乎话,卡尔停歇

按照思,帮助吴勒臣领主,今晚离城市,决定。比较路并熟悉,办法帮忙,且,必须尽快告诉王陛,杰彭已经神临武器。”

“贺坦特打算怎办?”

“请王陛该背信。使节任务失败结束回拜索斯皇城追究罪,请候再追究。使节职位,追涅克斯,蕾妮姐。”

“救蕾妮姐?”

。因杰彭拜索斯胜败,更加重关键物。找回。”

。”

,拜托请温柴。即使任务失败巴拉坦候,按照希望,很诚实回答。希望拜托王陛善待温柴。”

苏凯伦卡尔点头。接,卡尔很快转头,

“钦柏先打算怎办?拜索斯,似乎泰利吉走,……”

杰伦特连

各位走。像更思,气啊?”

卡尔微笑

德菲力祭司决定。”

,卡尔伊露莉,妮莉亚,点头。卡尔很快李,走近苏凯伦,并伸。苏凯伦茫低头卡尔才握。卡尔

“虽相处间很短暂,很高兴与。”

苏凯伦似乎卡尔几次,放弃卡尔,立刻礼致敬。

“护卫贺坦特深觉光荣至。”

辛苦。”

,卡尔马杉森李,吃力嗯嗯叫,跟卡尔。伊露莉让妮莉亚靠很辛苦。

,跑向马厩段路真艰辛。呼呼!风雨竟停息。非常艰辛马厩,马牵。妮莉亚颤抖,每次闪电打,跑进城堡伊露莉黑夜鹰。伊露莉坐妮莉亚杰伦特

“请骑理选吧。”

“嗯,骑马。”

“它摔落马。”

杰伦特惋惜头骡,骑理选。真精灵马,它安安静静接受杰伦特。卡尔立刻

“呀啊啊,哈啊!”

卡尔骑头,妮莉亚伊露莉共骑黑夜鹰,及杰伦特骑理选跟狂风暴雨及黎明漆黑黑暗容易终刚才杉森分方。杉森奔驰方向跑

,知方向其实并帮助。吴勒臣外围方向,勉强穿越城市给掀暴风雨,吴勒臣外,始变知该往哪方向。卡尔举臂遮脸,像挡住风似沉思,随即点点头,

果带克拉德龙魂使,往哪走?”

问题很简单!

“往褐色山脉!”

卡尔始奔驰,每次雷声闪电交加,妮莉亚放声尖叫,整片水仿佛啜泣锡奇安湖旁边经,奔驰

02

仔细番,

杉森留信号吧?”

办法做其它推测很难猜它代表。”

卡尔点点头观察棵树木。树木急忙记号。沿条路往山走,岔路口,询问杰伦特该往哪方向走候,伊露莉夜晚清楚眼睛,树木刻痕。

刻痕写“S,R”。思呢?

伊露莉点点头,

“它,杉森露米娜丝月神候,经吧。”

讶异伊露莉。呵呵?像真思呢?卡尔点点头,

将近黎明分……,杉森喽。很继续进吧。”

早已精疲力尽杰伦特卡尔话,马点点头接

呀。因杉森什装备准备快点跟。”

“呀啊!”

越往山走,风雨始渐渐停歇。整夜冒风雨赶路,已直打哆嗦。因寒冷骤降体温任何补充。果早晨太阳升呢?冬季夜晚特别漫长

高原,沿蜿蜒山脊走。举目低矮山丘。山丘周围,合抱巨木像柱般伫立宽阔屋顶四处延伸般。

片森林,雨珠却,拼命急速落

疾风拍打落叶声音相刺耳。森林,登更高方。眼高原。树木长线方。绵延山脊始奔驰。

视线变模糊。周围树木、野草、山脊夜空融块,轮廓完全消失。耳畔传耳际风声,踢踏马蹄声。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啪哒,啪哒……

脚渐渐听使唤,感觉任何角落。伸见五指恐怖暗夜身旁流逝,四周切景物犹脑海幻象。除外,全世界转,浑沌世界暗黑虚空气息缓步跑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啪哒,啪哒……

“修奇!醒醒呀!”

妮莉亚尖锐高喊声使精神振,幸险峻峭壁。真抓狂夜晚啊。

妮莉亚声喊叫

“卡尔叔叔!吧。已经淋雨走太久。”

卡尔停随即摇头

山脊再休息吧。清楚四周,必须走儿。”

状况……太勉强。”

“涅克斯。费西佛老弟此。再怎勉强试试。费西佛老弟环境很难撑。”

妮莉亚哑口言。卡尔差太接受任何见,卡尔坚决带领,奔驰毛毛雨暗夜森林全身已经僵硬,湿气湿气,原本身躯,因僵直停止颤抖。

努力比周围略高山脊。虽很吃力马背卡尔伊露莉仍四周察视儿,卡尔颗石头。

思呢?”

卡尔声音很清楚。费力卡尔,卡尔歪石头极度浑沌伊露莉焦急声音。

升火吧。”

卡尔接

“什?”

丧失体温呀。”

伊露莉等卡尔回答,始收集附近木柴。因暴风雨折断树枝处散落。妮莉亚坐,全身直打哆嗦。杰伦特则色苍白,喘气靠坐石头连坐办法坐,弯腰,膝盖,快伊露莉卡尔两捡拾树枝。卡尔收集树枝

“涅克斯附近话,升火很危险。”

升火,更危险。”

“……。”

收集树枝堆,伊露莉召唤火精点火。湿透树枝神奇即使已使劲,勉强扶妮莉亚,火堆旁

卡尔坐火堆旁,刚才颗石头。平滑石头,留刀尖凿痕迹,‘SH’杉森解。思?

“费西佛老弟并使军队暗号。暗号吧。暗号更令理解呢。”

像快般。

应该指‘杉森曾(Sansonhere)’思。”

解释蛮恰。”

解释。

指‘此处留(Stophere)’思。”

慌张望向话声方向。杉森正嘻嘻

“杉森!”

妮莉亚气力笑。杉森正较低矮山脊头往候太阳正,四处明亮。杉森阳光照耀向山顶爬

杉森衣服湿透被什东西刮破破烂烂

概因急忙奔跑才变伤,泥土。杉森假装点点疲倦,全速迎接

“杉森?吧?”

很。”

杉森笑,坐很高兴。杉森始向卡尔做明:

“涅克斯山头另边扎营。蕾妮疲累,探查。”

厉害呀,费西佛老弟!”

“哪。虽非常疲惫……疲倦呢。”

卡尔克制

先换衣服吧。干净衣服拿换吧。身体擦干净,换干净衣服吧。”

,拿衣服处林伊露莉妮莉亚。卡尔马正式向杉森问。妮莉亚卡尔杉森话。

吧,劫持蕾妮吗?涅克斯?”

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相关阅读More+

全职法师之荣耀降临

黑天夜猫子

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唐家三少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唐家三少

我真没想抢

千宽

修罗武神

善良的蜜蜂

万古神帝同人番外篇

夜曲临风
本页面更新于2021-01-15 07:5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