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101du.net

西市白忙活,驱马监外马碑,已经三竿。

马碑许久老萧,乐呵呵笑:“王爷何?俘获傻姑娘?”

令叹口气:“祝满枝点傻头傻脑,?”

老萧摇摇头:“案牍库存各路王侯世密档,乱闯视谋逆,换机灵点肯定冒险。”

令点点头,,径直入监。按照规矩,‘旷课’罚敲钟喜欢文曲苑屁孩呆便钟鼓楼。

钟鼓楼专门给壁思暂住房间,屋书桌,整整齐齐染。许书桌,拿笔墨,便始抄《记》。

百余字刚写完,正窗口便飘倩影,正抬翼翼打量方,脚步很轻,似乎怕被,双腰间,走几步折返,继续往走。

令微微蹙眉,放毛笔,沉思片刻,摇摇头,见。

咚咚咚——

脚步声传圈,“咦~明明……”声音,‘咚咚咚—’钟鼓楼,窗口外。

令眉头紧蹙,身抬,取撑杆关窗户。

松玉芙听见声响,转,秀飞散圈,眸几分惊喜,话,便‘嘭—’声轻响,窗户关

松玉芙愣,走房门外,抬轻敲。

咚咚——

。”

“世殿……吗?”

“……”

“……哈……”

吱呀——

房门推

松玉芙走进屋,端庄礼,带几分笑容走书桌旁,微微福礼:

“许世次……”

“随关门。”

“嗯?”

松玉芙眨眨眼睛,见许令认真抄书抬眼,柔柔笑,回身房门关

回头,忽令已经房门,离很近,房门

壁咚。

“呀——”

松玉芙吓轻,双背贴门板,仰望眉头紧蹙令,颤声

“许世做甚?”

做甚?”

令居高临,审视松玉芙,淡淡幽香扑鼻,稍微凑近几分:

,孤零零跑找男王妃?”

……”

松玉芙抿抿嘴,眸几分恼火,轻声:“许世遮拦…………歉,打萧庭,。”

令听见,眉头微蹙:

“误?”

松玉芙很认真:“许世脾气暴虐,却图虚名真君萧庭目光礼才教训萧庭,破私盐案……”

令脸色沉,话被陆姨听,估计唠叨“连藏拙”。

单纯喝醉才打萧庭。”

松玉芙哪肯信,认真:“,许世明明蒙受冤?爹给正名,让整脾气少老图虚名,解释……”

“……”

令深深吸口气:“松姑娘,。”

松玉芙表严肃:“君蒙冤、坐视理?”

令见理讲通,便表凶:“,抄三篇《记》,彼此两清。”

松玉芙娥眉轻蹙,很坚决摇头:

再帮抄啦,次已经帮,再者,即便萧庭背君风,该与谢谢……”

絮絮叨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相关阅读More+

快穿之病弱白莲洗白记

陆灵均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斗破之开局魂二代

逆风心

五代河山风月

我的长枪依在

军火大亨

不知之何处

汉武帝禅让,求我登基

海不是王
本页面更新于2021-02-20 04:31:43